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米兰·昆德拉 奥尔罕·帕慕克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 丹·布朗 郭敬明 村上春树 黎东方 钱文忠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图书业界

自暴61年的污点 也说“格拉斯事件”

2006-10-1 9:06:00 来源:文汇报 作者:袁志英

    德国近期几乎所有的媒体全都开动机器,谈论“格拉斯事件”,其“盛况”堪与他在199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情景相媲美。不过那时全国上下一片欢腾,“人民的良心”、“道德法庭”、“德国文学的丰碑”、“德国形象的杰出代表”等一顶顶桂冠落在了他的头上。而今迎面扑来的却是一片质疑、困惑、失望、批评、谴责、愤怒,乃至是谩骂之声。有的说他是“胆小鬼”,有的骂他是“伪君子”。连文化部长伯尔恩·诺伊曼也表态说:“他的文学作品会长存,可作为道德法庭的名声受到了损害,而他一直自视为道德法庭。”曾为波兰团结工会头头而大出过风头、而后又当过波兰总统的瓦文萨,要求格拉斯退还波兰给予他的所有荣誉称号,从但泽市的荣誉市民,到但泽大学的荣誉博士。一个名叫卡拉谢克的波兰文学评论家更是要求格拉斯退回诺奖奖金,以来补偿党卫军的受害者。在国内外的夹击下,格拉斯已跌至身败名裂的边缘,“丰碑”大有倒塌之势。

    海因里希·伯尔和格拉斯在德国战后文学中的地位使人想起德国古典文学中的歌德和席勒。两人可谓双峰并峙,两水分流。伯尔早在1972年便获取了诺贝尔文学奖,1999年格拉斯紧步伯尔的后尘也成为全世界所瞩目的诺奖的得主,为上个一千年的德国文学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格拉斯仗义执言,言人所不敢言,可说是“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德国人为他而自豪,将他视为道德的化身,心灵的依托。今年8月份,他的自传回忆录《剥洋葱》出版,书中爆出他隐瞒了61年的秘密:在他17岁时曾参加了火线党卫军。

    我们知道,党卫军隶属于德国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亦即纳粹党,成立于1925年,初为希特勒的私人卫队,身着黑色制服,特别宣誓效忠于希特勒本人。希特勒任命希姆莱为党卫军的队长。在这个外表谦恭、内心阴毒、行动怪异的家伙的领导下,党卫军迅速膨胀,1933年已经扩展到五万人;1934年在清除以罗姆为首的冲锋队的行动中党卫军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希姆莱要将党卫军打造成一个由种族纯洁、忠心耿耿、身强力壮的“精英”所组成的党内之党,党上之军。加入党卫军审查异常严格,除政审而外,种族出身要追溯到1750年,非纯种的雅利安人休想迈进党卫军的大门。党卫军是纳粹迫害和屠杀犹太人和其他“劣等民族”最重要、最忠实、最有效率、最为残暴的工具。1939年战争一爆发,党卫军也上了前线,这些人被称为“火线党卫军”(Waffen-SS)。1940年火线党卫军多达10万人,1944年则有60万人之多。在前线,他们一方面镇压被占领国人民的反抗,“最终解决”犹太人,另一方面还对国防军进行监视。

    正因为党卫军给人以谈虎色变的印象,作为“民族良心”、“道德法庭”的君特·格拉斯当年竟然是火线党卫军,这怎能不让人震惊呢?!

    咱们还是先看看他在《剥洋葱》中的自白吧:“我曾是希特勒少年队员,可说是少年纳粹”,他那时对纳粹的意识形态没有任何的批判能力,认为党卫军不同于国防军,国防军讲究门第出身,贵族出身的军官说了算;火线党卫军往往被投放到最危险的地方,遭受最严重的损失。那时火线党卫军遍及欧洲各国,有瑞典旅、丹麦旅、佛兰德(比利时北部的日尔曼人)旅,还有瓦龙(凯尔特人和日尔曼人的后裔)旅。格拉斯是在波希米亚森林里经过严格的训练后,于1945年2月底宣誓加入火线党卫军的。格拉斯说自己“幸运的是,没有犯下什么罪行,如果早生两三年,那就很难说了。”他参加火线党卫军后多次换防,并充任过几个礼拜的侦察兵。这完全是种玩命的差使,使他一直处于胆战心惊之中。他最怕的是被野外宪兵队抓住,如果没带通行证,那就是死路一条。格拉斯最先看到的死人并非俄国人,而是像他那样大小的德国人。这些人的尸体被吊在树上,胸口还挂着“胆小鬼”或“祖国叛徒”的牌子。伯尔也曾写道:希姆莱在战争的最后关头曾下达这样的命令:一个士兵在“远离炮火”处碰到另外一个士兵,便可就地处决。这样,每一个德国人便成了另外一个德国人的潜在的当场法庭;这样,便发生了数以万计的处决,在和盟军拼杀的同时,德国人首先自相残杀起来。

    格拉斯在《剥洋葱》中继续袒露自己的心扉,说数十年之久没有披露参加党卫军一事,是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他愈羞于开口;“然而心中一直存有负担,任何人都无法将其除去。即便无作为,也总是有种负罪感。我将会带着负罪感度过余生。”当问起他为何现在才把参加党卫军一事说出来,他说自己说不出口,总想写出来,在回忆录里写出来。然而有很多比写自传体的回忆录更重要的事,直至今天才完成了自传《剥洋葱》。

    德国人面对“民族良心”、“道德法庭”和诺奖得主,眼睛里揉不得一丁点儿沙子;对他的期望值很高,要求他“高大完美”,纯洁无瑕。一但发现他有什么瑕疵,特别是涉及纳粹的瑕疵,便会怒不可遏,无法接受。德国人的这种彻底主义、完美主义常常会显露出来。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21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