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黎东方 丹·布朗 奥尔罕·帕慕克 村上春树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品彻·马丁

2002-1-8 13:23:04 来源:易文网

  编者按:品彻·马丁》([英]威廉·戈尔丁著,上海译文出版社2000年9月出版)的作者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故事所依托的背景是二战期间:马丁是英国海军的一名低级军官,心理变态,为人阴险无耻。作战期间,马丁落水,恍惚间似乎被海浪冲到了一块礁石上。他以惊人的求生欲望和极端自私的邪恶本性与死亡抗争。小说在这种善与恶、生与死、真实与虚幻的周旋中逐步推进,直到故事接近尾声,作者才提示:马丁在礁石上备受折磨的过程,实际上只是一个罪恶的灵魂在炼狱中所应受的磨难。在小说中,戈尔丁的笔触上天入地,文字诡异奇特,具有相当高的文学价值。本文摘自该书。

    他躺在一道沟里。他可以看到饱受风雨侵蚀的岩壁,还有一道长长的水汪从他眼前伸出去。他的身体是在一个与目前的景色毫无关系的地方。它摊开在他的后面,散开着,两条腿在不同的世界里,脖子扭歪了。他的右臂曲在身子底下,手腕折弯过来。他这只手还有知觉,指关节压在身上硬硬的,不过还不算太疼,也就不值得费大力气翻身了。他左臂顺着沟伸出去,有一半浸在水里。他的右眼离水面很近,眨眼时睫毛都碰到了水面,能够感受到水的表面张力的作用。在他恢复知觉看清周围时,水面已经恢复了平静,不过他的右面颊和嘴角都在水下,使水面起了一些波纹。他的左眼在水上面,往下看着这道沟。沟里面是脏脏的白色东西,白得很有些奇怪,这不仅仅是天空的反光。他的嘴角噘了起来。有时候,水面上会出现一两个麻点,一个个淡淡的同心圆就在麻点周围向外扩散。他左眼望着这些圆圈,只觉得脑壳罩在眼眶上,像是黑黑的拱门似的。在眼眶底下几乎是一条直线,那是鼻子皮肤的颜色。亮亮的水平面将那扇拱门填满了。
    他慢慢地思索起来。
    我摔到了沟里。我的头卡在沟壁上,脖子扭歪了。我的两条腿一定还在另一边沟壁上面半空当中。我的大腿很痛,因为腿的重量压在沟壁上,就像杠杆的支点。我的右脚趾痛得特别利害。我的手折在身子下面,正因如此,我的肋骨上觉得一阵阵地疼。我的手指就像是木头一样。在水底下面藏着个白得奇怪的东西,那是我的手。
    空中自上而下传来一阵尖厉的声音,是鸟叫和翅膀扑动声。一只海鸥张着翅膀,伸开两腿和爪子从沟的顶端冲了下来。它朝沟里气愤地叫着,宽宽的翅膀在岩石上方一两英尺高的地方扑打着,找地方立足。风吹到他的面颊上。带蹼的鸟脚缩了上去,翅膀不再扇动,海鸥朝一边滑去。这阵混乱在白花花的水里激起了波浪,冷冷的水打在他的面颊、紧闭的眼睛和嘴角上。他身上越发刺痛起来。
    不过痛还算忍得住,不必多动弹。就连刺痛也只是在脑袋外面。他的左眼看着水里那只白得奇怪的手。记忆中的一些画面又出现了。这是些新的画面,其中有一个人爬上岩石,将帽贝放在石头上。
    这些画面比刺痛更使他激动。它们使他的左手在水面下缩了起来,穿着防水服的胳膊在水里滚动。他的呼吸突然加剧了,沟里水面上泛起了层层涟漪,水波往前扩散又回转来。一道小小的水波溅到他的嘴里。
    霎时间他全身痉挛,拼命挣扎。他的腿乱踢,向一旁晃荡过去。他的头顶住岩石别转过来。他双手在白花花的水里乱抓,用力抬起身体。他感到脸上湿湿的,滑得难受,右眼角突然一亮,像针刺那样痛。他吐了口唾沫,咧嘴咆哮起来。他望望那几道沟里面一层层又厚又脏的白色粘液,积得有好几英寸深,一只海鸥轻快地飞到绿色的海面上。随后他强迫自己往前移动。他又摔到了另一条沟里,他使劲爬过沟壁,看到了一堆零乱的碎石头,他滑了一下,绊倒在地。他这是在下坡,有一段路他跌跌撞撞往下直摔。在平平的岩石周围有水在流动,还长了好些各种各样的野草。风在他身边刮着,直把他向前推。在他往前走的时候没问题,但只要他稍稍停住脚往四周看一眼,风就把他刮得往前跌,摔得把皮都擦破了。他看不到多少大海和天空,也看不到整块礁石,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些熟悉的东西,不是裂缝就是突出的石头,只有巴掌宽的表面发黄的石头,一不小心就会撞上去,毫不留情地把他撞得眼前直冒金星,他躲不了。他的眼角还在痛。在身上所有的痛处中这是最要紧的,因为它这会儿像是把一根针,直往他有知觉的暗暗的脑壳里刺。这种痛楚无法避免。他的身体围绕着它转动。接着他抓住了棕色的草,海水劈头盖脸朝他冲下来。他站起身,躺到一块平平的石头上,石头上积起了一滩水。他侧过脸,一只眼睛在水底下前后翻动。他又轻轻地动了动双手,水刷刷响了起来。手离开了水面,伸出去抓来一团绿色的草。
    他跪起身,把这团绿色的草抵在右眼和右半个脸上。他又往后重重倒在岩石上,石头上有不少水母和一簇簇扇形排列的帽贝,结在石头上的藤壶把身子硌得发痛,只好由它去了。他把左手轻轻放在大腿上,斜着眼睛看着手。手指半弯着。皮肤白里泛青,上面的皱纹显得很有规则。针又刺到在暗黑的拱门后面的脑壳里。如果他转动眼球的话,针也随着转动。他睁开眼,眼睛里立刻被绿草底下的水填满了。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21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