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黎东方 村上春树 多丽丝·莱辛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丹·布朗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张维为:用“中国话语”解读世界

2012-8-28 12:22:2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吴娜

    张维为:我实地考察过100多个国家,所以对中国崛起和中国模式有信心,有底气。我想任何一个尊重事实的人,如果也像我一样走访过这么多国家的话,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中国震撼》出版后,不少地方请我去演讲,只要时间允许,我和听众都有互动,我每次都告诉听众:什么问题都可以提,越尖锐越好,要公开辩论也可以。去年6月我和《历史的终结》一书的作者福山先生在上海就中国模式辩论过一次,好像多数听众还是觉得我讲得更在理。

    中国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但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讲清楚,都可以进行跨国的比较,横向的比较,纵向的比较,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的问题都有解。我老说一个观点,不是中国模式好到天上去了,我们的模式有自己的代价,但即使这样,与采用西方模式的非西方国家相比,我们的成绩要大得多,我们的成绩除以2、除以4,甚至除以6,都可以胜出。我们可以先充分地肯定自己的成绩,然后再自信地去解决各种问题。

    一些对中国模式没有信心的人,主要是过于迷信西方模式,但我在西方生活过20多年,走访过除冰岛以外的所有的西方国家,我了解西方制度的长处和短处,西方今天全面走下坡是不争的事实,原因是它的短处越来越压倒了它的长处,这也是我看衰西方模式的主要原因,西方模式的短处主要缘于这个模式所信奉的三个假设,即人是理性的,权利是绝对的,程序是万能的,现在看来这三个假设一个都站不住脚,这三个假设是西方模式的“基因缺陷”。西方自己的问题堆积如山,找不到解决的方法,而我们一些人还是言必称西方,对我们这样在西方长期生活过的人来说,确实感到有点贻笑大方。

    记者:您长期生活在国外,对国内的现状如何加以感受和了解?

    张维为:过去十几年中,我每年都回国多次,实地考察了很多地方,接触过很多人,参加过很多会议,也阅读了很多文献,这使我得以了解这些年国内的迅速发展和变化。此外,在读大学之前,我在上海当过工人,从学徒工做起,整整三年。大学毕业后,又在北京工作过5年,担任领导人的翻译,所以我接触过中国的最底层,也接触过中国的最高层,对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对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对这些年国家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有实实在在的感受。

    记者: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日渐增强,国内也有很多学者发表了诸多研究中国发展的作品,提出了自己关于“中国模式”的看法。您对这些学者和作品是否关注?您认为自己的研究视角和阐述方式和他们有什么不同?

    张维为:国内做中国模式研究的,我认识不少,有些还是很好的朋友,他们的研究对我也有启发。我在自己的书中引用了他们的不少观点。与他们的研究相比,我的视角可能更为国际化一点,我更多地从国际比较的视角来探讨中国崛起和中国模式,这大概和我走访过的国家多有关。至于阐述方法,这是个人风格的问题,每个人可能都不一样。就我个人而言,我主张中国自己的话语创新,这种创新既包括话语的内容,也包括话语的形式和风格。这两本书都是这种创新尝试的结果。

    记者:关于写作这两本书的初衷,您在书中也有所提及,是否能再简要概述一下。近期还有什么写作计划?

    张维为:我在《中国触动》原版的《后记》中曾说过:“一本书一旦出版,便获得了自己的生命,读者或褒或贬,均不在作者的掌控之中,但我也以为自己写作此书的意愿,即用中国话语来论述中国和世界只会随着中国的崛起,而越来越有生命力。” 这还是我今天的观点。中国崛起一定要有自己话语的崛起,用中国人自己的眼光和视野来论述和评判中国与世界。

    至于写作,我还是会围绕中国模式和中国话语继续进行研究和写作,也许会在《中国触动》、《中国震撼》之后,再写一本百国归来思考中国的书,组成一个三部曲,至于什么时候完成这个愿望,那要看自己研究的进展。现在真是很忙,但我不会放松自己的研究和写作。我也想借贵报一角,向喜欢我作品的读者转达我的诚挚问候,他们积极的反馈对我是最大的鼓励。也希望更多的读者会像喜欢《中国震撼》一样,喜欢《中国触动》。“我们正处在人类历史上一个最激动人心的变革时代,而中国是这场历史性变革的中心”,中国人可以大有作为。

第一页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21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