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丹·布朗 郭敬明 村上春树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书名:《三天一生》
定价:39.00元
ISBN:9787532177790
内容简介

整座小镇屏住了呼吸。

平凡的法国小镇,一个6岁孩子突然失踪,只有隔壁男孩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恐怖的秘密,他究竟能保密多久?

短短的三天,将如何改变他的一生?

作者简介

皮耶尔·勒迈特 Pierre Lemaitre

1951年生于巴黎,以悬疑小说蜚声文坛,曾三次获得国际匕首奖,被誉为“悬疑小说大师”。

2013年,他凭借《必须找到阿历克斯》荣获国际匕首奖。同年,又凭借一战背景史诗巨作《天上再见》,荣获法语文学至高奖项——龚古尔文学奖。自此,皮耶尔·勒迈特成为历史上罕见的在推理文学和纯文学两个领域都获得至高荣誉的作家。

2016年,勒迈特出版悬疑小说新作《三天一生》,呈现了一个男孩被困在三天里的一生。他深度挖掘角色的精神困境,通过展示一个“无辜者”的罪行,探索了隐藏在社会表象下的人性、荒谬的人生真相以及道德的复杂性。


编辑推荐

法国年度悬疑小说。

法国版《隐蔽的角落》,揭示少年犯罪心理。

如果那时我作了不同的选择,人生可能完全不同。

继《必须找到阿历克斯》之后,勒迈特又一重磅悬疑作品。

法国出版一周狂印15万册,世界发行超过60个版本!

被翻译成20种语言,占据畅销榜连续26周!

三届匕首奖得主勒迈特重磅新作,2018年“国际匕首奖”短名单作品。

畅销全法国的高口碑悬疑小说,法亚评分4.2(5星满分),深受书商一致好评!

在几秒钟之间,人生的列车,永远地改变了方向。——摘自本书

《三天一生》用深刻细腻的心理描写,剖析了人性和命运的沉重与荒谬。

同名电影已上映,由《寂静岭》制片人尼古拉斯·布赫里夫执导!


媒体评论

这是一个非传统意义的犯罪故事,没有凶手,没有恶意,也没有预谋,却隐藏着真实的人性和震撼人心的真相。——本书作者皮耶尔·勒迈特

皮耶尔·勒迈特是一位出类拔萃的悬疑小说家。——斯蒂芬·金

《三天一生》是一部悬念丛生的小说,在紧紧抓住读者的同时,也让他们思考善与恶、真相与谎言、无辜与犯罪之间的界限。——《巴黎人报》

勒迈特无疑是法国悬疑小说家优雅与想象力的代表。——《泰晤士报》

勒迈特非常擅长塑造灰色的主人公,他捕捉到了人性的脆弱和现实,同时也对道德的确定性提出了质疑。——《印度时报》

《三天一生》的写作功力在于,把人拖进主角的情境里,彻底换位思考,经历一次他人的人生。——读者 Tame

刷新了我对法国犯罪小说的认识,对于少年犯罪心理活动准确细腻的捕捉令人惊叹。——读者 南瓜头许言

非常真实、细腻地描写了一个少年犯罪后持续的心理焦虑,气氛紧张,毫不注水。——读者镇山驴纸


精彩书摘

1999年12月底,博瓦尔镇发生了一系列惊人的惨案,而这些案件中zui引人注目的,当数小雷米·德梅特的失踪案。在这个青山环抱,生活悠然的地方,一个孩子的突然失踪让人们大惊失色,当地居民甚至认为,这是灾难的前兆。

对处在悲剧中心的安托万来说,一切要从一条狗的死亡说起。这是一条黄白相间、瘦骨嶙峋、四肢修长的杂种狗。德梅特先生,也就是狗的主人,给它取名尤利西斯,不要问他为什么用一个希腊英雄的名字来给自己的狗命名,这是疑云满布的故事中的又一个谜。

德梅特一家是安托万的邻居。安托万当年十二岁,非常喜欢这条狗,因为他的母亲不允许他在家里养宠物。他从来没养过猫,没养过狗,甚至连仓鼠都没养过,母亲的理由是动物会把家里弄得过于邋遢。每当听到安托万的呼唤时,尤利西斯总是兴冲冲地跑到栅栏前。它经常跟着小伙伴们一直走到池塘或是周边树林里。安托万独自去这些地方的时候,也总是会带上它。他时常惊讶地发现,跟尤利西斯说话,就像是在跟一个同伴倾诉。狗狗歪着脑袋,做出严肃又专注的样子,可是不一会儿就又跑开,像是在暗示,交心时刻到此结束。

这一年博瓦尔镇的节日气氛,也的确被蒙上了一层焦虑的阴影。虽然跟往年一样,小城里到处张灯结彩,广场上矗立着圣诞树,镇里合唱团也将举办音乐会,整个小城都在热火朝天地准备着年末的庆祝活动,可是所有活动都像是有所保留似的,不敢大张旗鼓。因为韦氏工厂的困难发展,所有人都置身险境。大众对木偶玩具逐渐丧失了兴趣,这已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居民们大都依靠生产木偶玩具、木质陀螺和木质小火车来过活,然而给自己的孩子们挑选礼物时,却宁愿选择游戏机手柄。所有人都隐隐察觉,大事似乎不妙,未来已经岌岌可危。韦氏工厂减产的消息三天两头地出现在人们的谈话当中。员工人数先是从七十减到六十五,又从六十减到五十二。穆绍特先生原本是厂里的工头,两年前被解雇,至今没有找到新工作。德梅特先生虽然是厂里的元老之一,也不得不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跟其他人一样,他十分害怕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下一个解雇名单当中。更何况,还有人断言,这个名单在节后就会公布。

这一天,快到下午六点,尤利西斯在博瓦尔镇的主道上穿行时,在药店门口被一辆车撞翻了。车并没有停下,一溜烟开走了。

有人把狗送到了德梅特家门口。消息很快就传开来。安托万急忙赶到时,看到尤利西斯正躺在院子里喘着大气。它把头转向安托万,此时他只能愣愣地站在栅栏后。狗狗的一条腿和好几根肋骨都被撞断了,看样子必须叫兽医来才行。德梅特先生双手插在兜里,久久地望着自己的狗,然后走进屋子,拿出一把猎枪,逼近狗的肚子开了一枪。接着,他把狗的尸体塞进了一个装石灰渣的袋子里。就这样,问题解决。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安托万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不过就算他说出什么,也没有人来听了。德梅特先生早已进到屋里,关上了门。装着尤利西斯尸体的灰色袋子被归置在院子尽头的角落里,那里还堆放着一些石灰和水泥残渣。德梅特先生上个礼拜拆了家里的兔窝,正准备造个新的。

安托万郁郁寡欢地回到家中。他悲痛万分,甚至没有力气把今天发生的事讲给他的母亲听。库尔坦夫人还未曾得知这件事情。喉咙发紧、心情沉重的安托万,眼前不断重演着下午看到的景象,猎枪、尤利西斯的头,尤其是它的眼睛,还有德梅特先生那魁梧的身形……他没法言说,甚至连饭都吃不下,于是借口不舒服,爬上楼,回到房间里,久久地哭了一场。母亲在楼下大声问:“安托万,你还好吗?”令人惊讶的是,他竟然还能清晰地回答:“我没事!”声音足够清晰明亮,成功地唬过了他的母亲。那天晚上,他很晚才睡着,梦里净是狗的尸体和猎枪,醒来时感到筋疲力尽。

每周四一大早,库尔坦夫人都会去市集工作。一年到头,她都在四处打各种零工,而市集这份工作,却让她真心厌恶。这全都是拜科瓦尔斯基先生所赐。她总是在抱怨,这个吝啬鬼不仅只给员工付zui低工资,还总是拖欠。那些本应该被扔掉的货物,他却以半价卖给自己的员工。大清早起来就为了赚这三块六法郎!即便如此,她却仍然坚持做了差不多十五年。照她的说法,这是责任使然。从周三晚上开始,她就不停抱怨,这件事简直让她发了疯。科瓦尔斯基先生长得又高又瘦,脸庞消瘦,两颊下陷,嘴唇单薄,双眼有神,警觉得像一只猫,跟人们印象中熟肉家禽商的传统形象相去甚远。安托万经常碰见他,总觉得他长得怪吓人的。科瓦尔斯基先生在马尔蒙买下了一家熟肉店。来这里两年后,他的妻子就过世了,于是他只好雇了两个店员帮他一起打理店铺。库尔坦夫人整日嘟嘟囔囔道:“他从来不同意招新员工,总说我们人手已经足够了。”他赶着马尔蒙的市集,每周四的时候,还会去邻近的几个村子叫卖,一直卖到博瓦尔镇。孩子们经常取笑科瓦尔斯基先生消瘦的脸庞,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他弗兰肯斯坦。

这天早上,库尔坦夫人跟往常一样,搭上第yi班去马尔蒙的车。安托万早就醒了,听到了她小心翼翼关门的声音。他从床上爬起来,从房间的窗户望出去,看到了德梅特先生家的院子。在一个他看不到的角落里,躺着一个装石灰的袋子……

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倒不是真的因为狗的死亡让他如此伤心,只是这件事与这段时间以来的孤独感痛苦地交织在一起,让他感到深深的失望和沮丧。

母亲总是要到晌午时分才回来。厨房里挂着一个大大的写字板,她把安托万今天该干的差事都写在了上面。总是会有一些家务活在等着他,要去哪里取个东西,去小超市买点什么,或者是一些没完没了的建议,比如整理好你的房间,冰箱里有火腿,至少吃一个酸奶或一个水果,等等。

库尔坦夫人是一个什么事都要做好万全准备的人,可是她总能轻松地给安托万找出一些差事来。父亲寄来的包裹被藏在了壁橱里,那样子看大小应该刚好能装下一个PS游戏机。安托万已经觊觎了一个多星期了,但是现在却完全没了心思。尤利西斯突如其来的惨死像一个梦魇一般缠上了他。他开始干起活来。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他没跟任何人说话,在面包店的时候,人家问他什么,他都用点头摇头来作答,完全说不出一个字。

中午刚过,他心里只有一个急切的愿望,就是去圣犹士坦树林里躲起来。

他把没吃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扔在了路边。经过德梅特家门口时,为了强迫自己不去看院子角落里堆着的垃圾袋,他加快了脚步,心脏几乎都要跳了出来。与院子的近距离接触让他的痛苦更加明显了。于是他攥紧了拳头,开始跑起来,一直跑到小木屋才停下。等他喘过气,抬起头来,看见这座花了这么多时间才建好的避难所,突然间觉得它丑陋无比。那破破烂烂的遮雨布和油布,看起来就像个贫民窟……盛怒之下,他爬到树上,把所有东西都拆了,那些木块、木板都被扔得老远。等所有东西都拆完以后,他才气喘吁吁地爬下来,背靠着树,慢慢瘫软在地上。就这样静静地待了很久,他思考着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生活仿佛失去了所有色彩。

好想尤利西斯。

这时,雷米突然出现了。

安托万老远就看见了他的身影。他小心翼翼地走着,好像生怕踩到地上的蘑菇。终于,他走到了安托万跟前。安托万正抱头痛哭,身体随着哭泣在剧烈地抖动。他只好站在原地,两只手臂不知所措地晃动着。抬头往上看时,他才发现一切都被摧毁了。他刚想开口说话,却被粗暴地打断了。

“为什么你爸要这样做!”安托万咆哮着,“啊?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他愤怒地站了起来。雷米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呆呆地听着他的责备,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的家人只是跟他说,尤利西斯离家出走了,而且这件事在他们家也时有发生。

此刻的安托万心中充斥着一种无法释怀的不公,已经不再是正常的他了。尤利西斯的惨死给他带来的震惊转化为一股强烈的怨愤。在怒火的驱使下,他盲目地操起了一根从起降平台上拆下来的木棍,在雷米面前挥舞着,就好像雷米是一只狗,而他正是狗的主人。

雷米吓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安托万这副模样。

怒火使安托万失去了理智,他两手抡起木棍,挥向了这个孩子。这一棍子打在了雷米右边的太阳穴上,他立马倒地。安托万赶紧走过来,伸出手摇着他的肩膀。

雷米?

应该被打晕过去了。

安托万想拍拍他的脸颊把他弄醒,但是把他翻过来朝天躺着时,才发现他的眼睛是睁着的。

眼神固定而又呆滞。

接着一个几乎确定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一闪而过:雷米已经死了。



新闻评论
· 法国年度悬疑小说——《三天一生》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