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 奥尔罕·帕慕克 丹·布朗 郭敬明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天竺与佛陀》后记

2007-7-30 22:23:35 来源:易文网 作者:钱文忠

    《天竺与佛陀》这本小书收录的是我正式发表的有关古代印度、中印文化关系史和佛教史的研究文章,虽说不是全部,但是,主要的都在此了。这些文章呈现出一条明显的轨迹,我愿意对读者略加说明。
    
    《试论马鸣〈佛本行经〉》的撰写已是将近20年之前的事情了,却也并不是我发表的第一篇学术文章。它的主体部分曾经发表在1990年的《中国社会科学》上,收入本书的是全稿。我之所以把它列在全书的首篇,的确是有所考虑的。因为它充分地反映了刚踏入学术研究领域的我所崇尚的学术风格、所宗奉的学术方法,最简单地说,那就是以历史比较语言学作主要手段,为古代中印比较之学。在中国,这是由陈寅恪先生首先明确倡导并身体力行,而又被恩师季羡林先生所继承的。我自己从17、18岁起,发愿尽量多地学习和现实毫无关系的西域、印度古代语言,正是受到了这样的学术的吸引。
    
    应该说,起步是接近理想的。在投身于这个领域的前几年,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甚至做出了一点成绩。这些都在当时的学术界引起了一定的关注,得到了几位老一辈学者的可以说是“超前赐予”的褒奖,从而更加激扬了少年的我的信心。师长们、朋友们,包括我自己,都以为,倘若顺着这条道路走下去,我应该是可以成为老一辈学者的学术事业中的一环的。
    
    谁知,世事难料。如果说“性格决定命运”确实是一条定律的话,那么,确实也怪不得难料的世事,最终只能怪我自己。然而,我并不愿意就此忏悔什么。既然是选择,就必须接受其结果。我不仅没有能够回到德国汉堡大学继续我的学业,而且还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离开了北京大学。 

    研究的条件失去了,探索的心情暗淡了。当年,恩师季羡林先生从德国回到国内,由于研究资料的极度缺乏,无奈地放弃了佛教语言的研究,转向了中印文化交流史的领域。季先生无奈的浩叹“有多大碗吃多少饭”,这,竟然在将近50年之后,成了他的弟子所面对的现实。更何况,我实在是连“碗”都没有。
    
    这不是托词。等我再次拥有了“碗”的时候,少年的心气已经挥发殆尽,曾经为之魂牵梦萦的专业园地给我的却已是恍如隔世的感觉。我茫然,我惶恐,我不知所措:手端着陌生的“碗”,开始重新寻找“饭”。“碗”和“饭”的关系,一直令我迷惘。
    
    所有这些,都体现在本书所收录的文章里。尽管当时只是20岁的我远远谈不上做出了什么成绩,但是,在今天已然40岁的我看来,这20年的岁月蜿蜒出的只是一道退缩、消淡、灰昏的痕迹。看着它,我不知所云。
    
    不过,我个人的这段学术的心路旅程,也让我产生了很多联想,明白了一件或许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进化论,至少是庸俗的进化论,和学术的发展终究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时间的新,未必就意味着学术的新;时间的后来,未必就说明了学术的前进。
    
    “一代更比一代强”、“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来居上”等等类似的语句,固然或许多少有点“励志”的作用;但是,从中国现代学术史的角度来看,恐怕更多的是支撑了“后来者”的傲慢。“后来者”就是在这样的傲慢中,贬抑、无视、淡忘,甚至抹杀前行者的创获和功绩,这样做的结果,只能使这样的“后来者”自外于学术史。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