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钱文忠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黎东方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多丽丝·莱辛 郭敬明 村上春树

钱文忠: 我不得不做的几点声明

2007-8-1 14:30:58 来源:新闻午报 作者:钱文忠

    我不得不做的几点声明 兼及我对当下“讲史热”的几点看法 

     近几天,上海某家传统的主流媒体,还有那么两、三家新起的、也很受关注的媒体,都发表了由它们本社“记者”署名的报道,“引用”了据他们说是我的话,实际上却是替我发表的对当下“讲史热”的看法。比这个更离谱的是,他们还用我的名义,点名道姓地对《百家讲坛》、易中天先生以及他的《品三国》发表了类似“学术界的悲哀”这样的评论。 

  这几位记者的初步目的应该是达到了,因为他们掐头去尾、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暗渡陈仓——总之,胡编乱造的——文章,确实达到了他们所希望的效果。但是,我必须指明,这几位记者既没有联系过,也没有采访过我,更没有将他们所谓“引用”我的文字交我核对,我甚至根本不认识他们。事情发生后,我了解到这几位署名的记者中,起码有那么一位根本就没有光临现场。因此,这些意见只能是这几位记者先生或女士的,和我毫无关系。 

  我愿意在此将真实的情况向大家做一个说明。7月27日下午,我受上海人民出版社的邀请,参加了由该社新近出版的“黎东方讲史”系列的研讨会。会议的气氛是热烈而自由的,我在会议上说了几段话,主要是说明我对这套“讲史”系列的认识: 

  一、黎东方先生的讲史系列是一套好书。他在写作方式上汲取了传统的史籍体裁的优点,借鉴了史学笔记的长处;他将中国传统中的“讲学”应用于历史讲述,有别开生面之功,非常值得向读者推荐。上海人民出版社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二、“讲史热”出现不久,当下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只要“讲史者”具备相当的专业基础,态度负责认真,那么,“讲史热”终究是一件值得欢迎的好事情。它最起码可以引发读者阅读原典的兴趣。我自己在《百家讲坛》讲《玄奘西游记》,播出以后,对《大唐西域记》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销售就发生了影响。 

  三、“讲史者”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讲史”类书籍也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批评是必要的,但是,毕竟不能替代建设。 

  当然,这类会议难免会涉及到当前的热门话题《百家讲坛》和几位“讲史”的主讲人,与会者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是很正常的情况。我的看法是: 

  一、在当今社会,电视的传播力量是平面媒体和书籍无法比拟的。倘若没有电视,没有《百家讲坛》,仅仅靠出版社的努力,是不可能达到《品三国》这样的销量的。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在有些方面似乎没有什么可比性。 

  二、出版界和电视界的传播方式各有特色,出版界似乎可以考虑借鉴一下电视界的思考角度。就我所知,电视界倾向于将最主要的受众放在第一位,很注意了解、研究受众的接受心理和接受基础。出版界的终端也毕竟是受众,在做畅销书的时候,是否应该更关注一点受众呢? 

  三、时代改变了,受众的接受基础和心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中的大部分是在电脑游戏和漫画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现在小学里,有的班级几乎人手一部游戏机,流行打三国游戏。他们的想象力是图象式的,而不是文字式的。这就是漫画畅销的原因之一。现在的“讲史”书籍都是文字的,有助于恢复、强化经过文字的想象力。这是很必要的。 

  我主要讲的就是这些,当然不会和现场的发言一字不差,但基本意思不会有出入。所以,我对这几位“记者”的“引用”就很感到惊讶了,看来,他们的想象力确实很丰富。我想他们大可直接以自己的名义发表负责任的文章,不必打着“引用”的幌子,更不必用别人的名字做瓶子,来装上自己的酒水。 

  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是现代社会公认的价值,但是,这一切都是需要言论者具有职业操守和个人道德这个前提的。没有道德的自由,会带来什么恶果,我想任何人都是明白的。 

  最近媒体屡屡出现恶性事件,前不久的所谓“纸包子”难道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恶劣的文风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影响力的,它无非就是传统中黑暗的文字狱和现代黑暗的庸俗心态的杂交而已。我坚信,追求最大程度的真实,才是文字和媒体最根本的力量源泉。 

  我声明,这篇文章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所写。它不是采访,更不是上述几位记者如花妙笔下那种所谓的“报道”。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