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郭敬明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 丹·布朗 奥尔罕·帕慕克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真正的性情才学——《老子的智慧》卷首语

2009-7-20 9:17:38 来源:易文网 作者:钱文忠

    人的一生,总是因缘的聚合,确实很难说是否就是设计的结果。得识赵启光教授,就真是欢欣的因缘。
    赵启光教授的尊兄赵启正先生是国际知名的重要人士,和已故清园王元化先生相知甚深,只要由京返沪,总会见面聚谈,我通常都有幸叨陪末座。每次见面,略加寒暄之后,他们所谈的,就都是严肃的重大理论问题了。后生小安如我,自然无由置喙。某次,多了一位陪座聆听的:身材挺拔高大,双目精气内敛,留着一部民国初年北洋时期外交官的美须,也是安静地听到终场。这就是赵启光教授。从外表看,兄弟二人并不很相像。
    此后,在京沪两地,我和赵启光教授都有过相当密切的交往,清茶一盏,剧谈移晷,我受益良多。国内学术界近来才开始熟悉的赵启光教授,去国已经二十多载,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获得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套用一句赵启光教授肯定不会以为然的俗话,早已是“功成名就”。他是美国卡尔顿大学亚洲语言文学系教授、系主任,也是著名的国际艾美奖的评委。
    然而,在和赵启光教授的交往中,令我感受最深的,却是他深沉悠远的故国情思。我不记得听到过他说英语,也不记得他谈论过在美国的工作和研究情况。我所看到的是,近年来,赵启光教授风尘仆仆来回飞行,除了在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兼任教授外,更是将他的美国弟子成批地带回国内,为他们营造在中国文化中浸润含泳的机会。
    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也因为我们对美国学界中国研究的状态,以及中国学界的学术风尚都不尽认同,所以,我们主要关心的,与其说是随风即逝的“最新动态”、“前沿理论”,毋宁说,更是结合自己的独特生命体验,不断地回返和阐释原典。
    赵启光教授出生于才人辈出的书香世家。尊祖父清末时赴日本法政大学留学,是中国最早留日学生之一。尊翁赵景员公毕业于燕京大学,毕生从事高等教育,是一位物理学家, 国学素养亦极为深厚。前不久远行的太夫人王淑贤教授,是学养湛深的物理学家和诗人。赵家子弟虽然也多以物理学为专业,但是,传统的人文关怀也都罗胸萦怀。老式读书家族的人文素养本是修身所不可或缺的,书香穿越时空、漫过年轮的庚续悠扬,也实赖于此。赵启光教授的尊兄赵启正先生也是物理学专业出身,后来步入政界,担负起“向世界说明中国”的时代重任,引经据典,中西贯通,左右逢源,赢得了世界性的广泛赞誉。不经意间的机锋睿见,固然离不开个人的修为,然而,多年的家学雨露涵育自是居功更伟。
    至于赵启光教授,则以比较文学为专业,本身就是家族的特例,致力人文,于他自是题中应有之义。我所特别注意的,却是赵启光教授的特出之处。他所禀承和具备的,是中国传统的豁然通达之情与西方科学的外在超越之思。赵启光教授不仅学通东西,而且还散发着现代生活的热情。他酷爱体育运动,成绩出乎我的意料:年轻时百米短跑成绩11秒2,速度滑冰和自由泳都在天津大专院校运动会名列前茅。类此,对于赵启光教授来说,皆得之于有意无意之间。此道家不争之争乎,抑或老子无为而无不为乎?
    赵启光教授的尊翁景公在八十高龄时曾经手示爱子:“告启光:宽以待人,宽以待己”。这是一句包含着大智慧的平常语。从中,我可以看出,赵启光教授的“严于律己”或许稍过,引起了尊翁老先生的担心。平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景公显然想以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智慧,来影响或劝说爱子。智慧老人之言,类皆绚烂归于平淡,深意内蕴。景公八十告子的话,正反映出中国传统知识人的生命精神轨迹:始则道家自然无为,中则儒家三纲领八条目,终则复归老氏自然无为。道家与中国人精神心灵的关联,岂不正好由此管窥?只不过,在我看来,景公对爱子的劝谕,起码有一半还未见效果。一贯“宽以待人”的赵启光教授,依然“严于律己”。对学问,对世事,对友朋,赵启光教授都是执着而顶真的。
    物理学家父亲,以及物理学的家学,却对赵启光教授产生了连他本人都未必意识到的深刻影响。“我深信宇宙中存在着井然有序的和谐之美,它就像一个伟大而永恒的谜,离开我们而独立存在。”赵启光教授的这段话与其说流淌着文学的气息,恐怕还不如说,发散着物理理论的深邃。但是,文学的个人志业和物理学的家学,并没有在赵启光教授身上发生分裂,相反,最终还是找到了自由和宁静的最佳结合点。依然是赵启光教授的话:“我始终相信自己的'宗教'——大自然。宇宙是我的信仰。”
    这样的一位教授所讲述的“老子的智慧”,难道还没有足够的理由让我们期待盼望吗?
    必须提请大家注意的是,书中的插图都是作者或讲述者赵启光教授手绘的。或许,和尊兄赵启正先生一样,赵启光教授也偏好插图于书。可是,绵延数千年的老子之学之说,哲学欤?艺术欤?抑或两者兼容?以我的浅见,也委实难言。这是否也是赵启光教授所想传达的意思呢?我却并不知道。
    “序”则何敢?谨奉赵启光教授雅命,略识数语,以为《老子的智慧》开卷。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