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黎东方 村上春树 余秋雨 多丽丝·莱辛 奥尔罕·帕慕克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郭敬明 钱文忠

文字的记忆刻痕

2010-3-13 10:49:1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慧远

    英国哲学家以塞亚·柏林将当今学者划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刺猬型”,一种是“狐狸型”。 “刺猬型”的学者只对自己关心的问题感兴趣,也总会对这一问题构造出一个严密的理论体系;“狐狸型”的学者则对任何问题都感兴趣,他无意构造出一个严密的理论体系,而是东张西望、处处用功,呈现出一种发散型的思维特征。读过《文字的故事》,基本上可以断定,作者唐诺正是一位“狐狸型”的学者。

    身为一位“狐狸型”的学者,唐诺在《文字的故事》中构筑了一个以文字为主角的美丽世界——这个世界文辞宏丽、博洽多闻自不待言,尤其难得的是,作者随心所欲地游走于文字之间,穿梭于时空之中,以丰富的情感、有趣的语言,忽中忽西,旁征博引,诠释了文字“不同的造型长相,不同的起源,以及最重要的,在长时间的不同遭遇”。

    在常人眼中,所谓文字,原本不过是一种纯粹的工具性符号而已。但在唐诺的笔下,事实却远非如此。文字不仅能够让有声的语言及无声的思索和想像得以固定和显现,它同时也具备一种漫射延伸的意义。 “我们可从声符去尝试它的声音,从意符去感受它的属性,更敏感更多心的人并且由此可寻回这个字的可能经历和记忆,甚至回到最原初的始生之处之时。”归根结底一句话,每一个文字其实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温度与色泽,价值与生命——从一目了然的具象型文字,到解码者日稀的会意型文字;从抽象事物的堆积,到具象事物的再分类、再分割,唐诺在《文字的故事》中刻意追寻的,也正是文字的记忆刻痕中所显示出的这种温度与色泽、价值与生命。

    与所有“狐狸型”的学者一样,唐诺本人的文字也总是自由随意、旁逸斜出的,体现出的乃是一种“狐狸型”学者的当行本色。其行文虽然早已超出了文字的故事,但对于一般读者而言,却无疑更有启发性。比如,唐诺以充满诗意的语言高度赞美了汉文字独树一帜的奇特系统,但他同时并不讳言汉语与其他语言系统相接轨时,所显露出的误解以及昂贵费事的转换转译过程;唐诺敏锐地指出当下我们对中国文字的怀疑,已然阻碍了我们学会跟这种文字相处,享受它独特、美好的面向,并最大可能地加以利用,但他同时又以这种万世一系的单一文字系统,解释了中国古代社会趋向极权大一统的深刻内因。

    文字的历史与文明的历史原是同样漫长的,可以说自从有了文字,人类才真正走近了这个世界,进而掌握了认识这个世界的钥匙。正像唐诺所一再强调的那样,每个文字都是一个意义的“群”,一个蓄积典故、穿梭时空的机器。这个群有着丰腴、多面、多元的隐喻力量,它像一个充满诱惑的智力游戏,引领你走进文字的歧路花园,去探索那些失落的历史,破解隐藏在文字背后的人类生活之秘密。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