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钱文忠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丹·布朗 米兰·昆德拉 多丽丝·莱辛 郭敬明 黎东方

浪漫派小说与冯至

2010-6-17 21:23:49 来源:文汇报 作者:袁志英

    近日译文出版社编选出版了五卷本的德国浪漫派小说集(含《施特恩巴尔德的游历》《水妖》等),这勾起了我1991年出版《水妖·浪漫派名著选》(漓江版)一事的回忆。在那本书的《译本前言》中,我提出:“德国浪漫派的实质并非复辟倒退,而是反映了资产阶级追求个性解放的要求,是近代意识的表现”,所以,要摘掉套在德国浪漫派头上的“消极”“病态”“反动”这三顶帽子。我的这些说法与1958年由冯至先生主编的《德国文学简史》中有关德国浪漫派的观点形成了对立。
    
    我在北大就读时,冯先生给我们上德语文学选读课。他上课高屋建瓴,注重总体把握,又不放过语言细节。虽非雄辩滔滔,却是言简意赅,每次都让人有大收获。他学贯中西,是诗人、学者、作家,在中国日尔曼学界也是百年一人。我曾多次聆听他的教诲。他平等待人,虚怀若谷,使人如坐春风。
    
    本想立即将刚刚出版、还散发着油墨香的《水妖》寄给冯师,但又踌躇再三。我设想,可能会出现三种情况:惹火冯先生;虽不发火但不认可我的意见,平心静气提出批评;再就是同意我的意见。思来想去,以其为人,不至于会出现前一种情况,而后两种情况都是我乐于接受的。这才下定决心,抖抖地写好了封皮,寄了出去。
    
    很快便收到他的回信:
    
    志英同志:
    
    谢谢你十二月一日的来信和寄来的《水妖》。“Undiene”(即《水妖》,笔者注,下同),“der blonde Eckert”(《金发艾克贝尔特》),“Michael Kohlhaas”(《米歇埃尔·科尔哈斯》)……都是我青年时期喜欢阅读的作品,不管其中的世界是现实或是奇幻,都曾经使我神往。我和它们在几十年的久别之后,读到你们优美的译文,非常高兴。你写的前言,很有研究,我同意其中的观点,可以清除中国五十年代以来对于德国浪漫派盲目的论断。
    
    书中第一页,说富凯“在法国大革命时流亡到德国”不符合事实。福凯系出身于Hugenotten familie (胡格诺教徒家庭),这家族是因为信奉新教于十七世纪流亡到德国的。这是一点小小的意见,供你参考。
    
    此外,我觉得这本书的封面太“花哨”了。对于一本译文这样好的书起消极作用,不知你以为如何?
    
    祝工作顺利!
    
                                              冯至  十二月七日
    
    捧读再三,首先一块石头落地。没想到我12月1日从上海寄出的信他12月7日便写了回信,这中间只有三四天的工夫,他要阅读这部近三百页的书,甚至还要翻阅一些资料,然后提笔回信,这对一个八十有六的老人该是多么不易;没想到他还具体指出了“不符合事实”地方,后来我查证了一些资料,果不其然,冯师所指完全正确;他的目光还曾停留在该书“花哨”的封面上,提出了批评,最后还没忘征求我的意见;更让我感动的是,他竟给了我这么大的鼓励!
    
    在文艺上,我们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是向着极左的方向逐步迈进的,特别是对德国文学的研究,我们深受苏联和东德的影响。在这样的大气候下,完全不受时代局限者,至今尚未见到。令人感到难能可贵的是,冯先生坦然说出那时对浪漫派的论断是“盲目的”。他之坦坦荡荡,正如在其十四行诗中所言:“给狭窄的心,一个大的宇宙”。
    
    读过冯先生的信,惊喜、感激交加。我所得到的收获不仅在学术上,而且也在做人上。有冯先生在,总觉得灯火在前。然而接到此信后的一年零三个月,他老人家便遽归道山了。
    
    这次译文出版社出版的五卷本的德国浪漫派丛书,比起当年的《浪漫派名著选》已大大扩容,字数为过去的七倍;封面设计绚丽中显质朴,浪漫中显典雅,远离了花里胡哨的低俗做派,这应该也是社会的进步吧。
    
    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当前,读一读充满理想主义奇幻色彩而又曲折离奇的故事,也许不无裨益,这等于“给狭窄的心”一些清风,至少也能暂时解脱一下名缰利锁。
    
    德国作家吕迪格·萨弗兰斯基曾这样说:“浪漫精神,异彩纷呈,如天籁般悦耳,极富魅力,销人魂魄。浪漫精神喜爱未来和过去的遥远,喜爱日常中的惊喜,喜爱极端,喜爱下意识,喜爱梦幻,喜爱疯狂,喜爱反思的迷宫。浪漫精神并非一成不变,它在不断变化;它是矛盾的,它充满着渴望而又玩世不恭,它痴迷于高深莫测却又雅俗共赏;它冷嘲热讽而又热情澎湃;它孤芳自赏而又善于交际;它注重形式而又热衷消解形式。年迈的歌德曾说,浪漫是病态的,可即使歌德也不愿放弃浪漫。”这里需要补充的是,浪漫主义的奇幻也曾使年轻的冯至神往。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