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黎东方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丹·布朗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专访《文字的故事》作者、台湾文学评论家唐诺:简化字远比“洪水猛兽”复杂

2010-6-21 8:52:41 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刘悠扬

    专业读书人、朱天心的丈夫、救场词客、NBA球评人、硬派侦探小说在华语世界的幕后推手……唐诺(谢材俊)的多重身份在台湾文化圈如此耀目,其《文字的故事》今年在内地出版后,便赢得各界一致叫好。

    下午5点,是唐诺与爱妻朱天心每天从咖啡馆回来的时间。如约拨通他台湾家中的电话,铃响三声,温和轻快的声音便从那端传来。诚如杨照所言,唐诺表面上的随笔式东拉西扯,其实隐含了建构一套文明论的野心,我们不妨称之为“唐诺的文字学”。这套“文字学”是如何建构起来的?本报记者日前电话专访了唐诺,让我们听听他的“夫子自道”。

    读《说文解字》“不过瘾”

    《文化广场》:听说你写这本书的初衷是读《说文解字》不过瘾,哪里让你觉得“不过瘾”?

    唐诺:我们都是被文字折磨得很惨的人。你每天都在使用它,可它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好奇最早的人怎么把实体转化成文字,而传统的东西语焉不详。12岁时看了《说文解字》,觉得还是不能满足,一直就带着这个疑问。写这本书,有部分是受许进雄的启发,他的《中国古代社会》是写给加拿大学生的,非得形象化,就用了甲骨文。我想知道那些远古时期人的思维方式,当时人对于眼睛看到的东西是怎么去捕捉和描摹的。

    《文化广场》:瑞典林西莉的《汉字王国》给我们一个启示,汉字对我们是熟悉的,对他们是陌生化的,是否只有把自己抽离出来才能发现汉字的美?

    唐诺:是的,它会补充一些我们习而不察的盲点。文字使用之后,它的隐喻会消失。当我们使用“茶杯”一词,我们会觉得它就是那个茶杯,其实它的来历非常复杂。每一个文字都是隐喻,都积累了非常多的故事。我在书中举到一个老成语:“柳暗花明”,当我在京都真的看到了“柳暗花明”的风致,才发现这个成语原来这么漂亮。外国人如果直译这个成语,会觉得很美,能够在里面看到光影,看到花开,看到绿色的柳树,这就是你说的“陌生化”。很多时候我们会进入到一个习惯使用的自动系统,就不再去思考它了,这其实是一种自我陌生化。

    这其实是蛮要紧的。每个社会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消灭自己因为习惯而润滑到已经没有摩擦之后的一种昏睡、疲惫的状态。我想要回到造字之源也是这个理由,文字并不理所当然。当初会把它推到甲骨文去,也是希望文字离开我们越远越好。当原始人要表述一件事情,当他们要表达情感,当他们要指一个不存在的东西给人家看,当他做了一个梦要转述的时候,他怎么办?当他没有办法伸手指头去指,那个东西不在现场,或那个东西消失了,他怎么存留那个记忆?我希望回到最远最新鲜的地方去。这本书台湾版的封面上有一句话,是《百年孤独》中的一句,我非常喜欢,“世界太新,很多事物还没有名字,必须伸手指头去指。”回到文字的最初,这大概是《文字的故事》的写作初衷。

    新作名为《世间的名字》

    《文化广场》:你在书中用专章议论汉字简化的问题,与近半年以来的文化热点不谋而合。你怎么看待汉字简化?

    唐诺:我不认为文字的简化就是洪水猛兽,远比这个要复杂。简化字的问题不在字形的繁简,而在取消了一些文字。比方说,内地“面孔”的“面”和“面条”的“面”,用的是同一个字,台湾目前使用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字。日本当年也发生过简并汉字的问题,“修”和“长”同义,那就留一个,另外一个取消掉。我的看法是,你不能把文字当完全的符号,在书写过程中每个文字都有不同的使用痕迹、不同的长调、不同的光晕,“修”跟“长”不完全相等。当这个字被取消掉,与之相关的记忆美学可能就会损失掉。有些字不再被使用了,那个概念也跟着消失掉。

    其实是不必处决文字的。我们创造出来的文字,大半是不使用的,甚至一生也难得用一次。你把《辞海》翻开来,有多少字你这一辈子根本没用过,甚至你根本不认得。它们并不占地方,每一个却都有自己特殊的意义。现在的简化字使用了很多“行书”的写法,其实在过去,有一套解决快速书写的机制。

    《文化广场》:接着你的《阅读的故事》还会在大陆出版,这个“故事”系列还有吗?

    唐诺:原计划是很宏大的。当初我觉得想把一些台湾的发展经验保存下来,而且有些研究靠外国人是不行的。比如你想研究鸟,英国DK公司有出过鸟类图鉴,但它不会针对台湾地区的需要去写。由此,我就策划了这个系列,和朋友们一说,大家都非常支持。南方朔愿意写《社会的故事》,前立法委员朱高正愿意写《法律的故事》,《电影的故事》则是侯孝贤写,结果真正写成的只有我,写了两本。

     最近我的一个系列快完成了,我把它定名叫《世间的名字》,全都在印刻杂志发表。讲人的身份,比如说“富翁”、“书家”、“小说家”、“骗子”、“聋子”,每一篇讲一种人,通过人的一个标签、身份、位置,来写我所经历的时代。大概两个月之内写完。我给自己设定了约20个题目,正在写的一篇叫做《同学和家人》。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