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 丹·布朗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恪士、散原与海藏

2010-11-28 9:36:41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师秀

  关于俞恪士(明震)在清末民初诗坛的地位,汪辟疆(国垣)《光宣诗坛点将录》将其置诸“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一十六员”,与黄晦闻(节)、夏剑丞(敬观)、李拔可(宣龚)、林琴南(纾)等人同列。以恪士诗作的造诣而言,即使与被辟疆封作“马军五虎将五员”中的袁爽秋(昶)、林暾谷(旭)两人相比,也未免让人觉得抑之过低,更不必说在兹之后的“马军大骠骑兼先锋使八员”中的好几位了。不过汪氏此作,荒诞不经之处甚多,也不必太当真。《觚庵诗存·附录》中收有郑逸梅《艺林散叶》所载南社诗人吴眉孙(1878-1961)的一首诗:“萧瑟澄泓俞恪士,清刚隽上郑苏堪。若论悱恻缠绵意,唯有苍虬鼎足三。”此诗将恪士与海藏(郑孝胥,字苏堪)、苍虬(陈曾寿,字仁先)并列,其中对于俞、郑两家的评语,尚称精湛,对陈的形容,颇可商榷。但是若以此三家为同光鼎足,又当置散原(陈三立,字伯严)于何地?三人地下有知,怕都不会首肯。钱仲联《梦苕庵诗话》中论及《觚庵诗》,说恪士“于海藏、散原二派外,独出机杼,自成一宗”。历来对恪士的评价中,还是要以此说最为公允。

  其实恪士一生,与公认为“同光体”两大诗魁的散原、海藏都过从甚密,而他在自己的诗作中,确实也能够扬长避短,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1882年,恪士二十三岁那年,比他小五岁的妹妹明诗嫁给了散原作继室,恪士、散原两人从此成为相互敬重的姻亲。多年之后,散原和明诗的次女新午,又嫁给了恪士的侄儿大维,亲上加亲。恪士去世之后,散原整理他平生的草稿,在审订、分卷之后,辑成《觚庵诗存》付梓。现在重新校注出版者,主要就是根据散原的本子,其中《附录》的资料里,对恪士与散原的这层关系,落墨之处甚多,毋庸赘述。而恪士与海藏多年的交谊,则可从海藏的日记及诗集中去追寻。

  海藏日记中有多处与恪士有关的记载,最早提及,在1895年5月。从《觚庵诗存》里收录的《台湾八日记》等资料可以知道,1894年年底,恪士在刑部主事任内,奉台湾巡抚唐景崧之调到台,督办全台营务。次年4月,李鸿章、李经方父子在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台湾被割让给日本。6月,恪士领兵与日军浴血奋战,兵败之后,退回厦门。在这一段时间前后,海藏正在南京,于张之洞幕下的洋务局及商务局任职,日记中对台湾沦陷这一段历史,有相当生动的描述。5月2日,光绪帝在听到批准和约的奏请之后,“大怒,掷之于地”,消息传来,海藏和幕府同僚“皆额手相庆”。可是到了第二天,听说清廷终于批准了和约,海藏在日记中写道:“余乃投笔而起曰:‘吾今为虏矣!’”海藏早年曾在鸿章幕下随办洋务,后来又随经方出使日本。5月9日,海藏得友人来信,说鸿章又要再度邀他入幕“办理章奏”,他立即回书谢绝说:“国步既蹙,亡不旋踵。私怀愤恚,方成狂疾。甘心病废,不可复用。”愤慨之情,溢于言表。当时海藏有个“以夷制夷”的主张,就是在台湾立即建立“民会”自守,而后寻求英国政府庇护。5月16日,海藏的同事徐次舟把这个建议告诉张之洞,张表示赞赏。次舟表示,“愿得五千快枪,与郑丞俱赴台湾之难。”22日,在收到唐景崧有关成立“台湾民主国”自保的奏电后,海藏在日记中兴奋地写道:“此诚当务之急,与余速立民会之说合。唐帅腹中居然有此稿,固非寻常中国大吏之流辈也。”两天之后,海藏不顾张之洞的再三劝阻,请假搭船去上海,打算由上海转船去台湾,26日抵沪之后,立即与有关人员见面,商量渡台之事,其中之一,就是恪士(日记中此处写作“俞名震”)的弟弟俞用宾(当为其二弟明观之字)。在沪一周,由于张之洞的多方阻挠,未能成行,与在台督军血战的恪士失之交臂。回到南京之后,到了6月19日,日记中又记有:“入署…… 辕门抄有刑部俞名震者来见。又闻唐景崧已到。”此当是恪士兵败返回江宁之后,前来晋见张之洞,不过海藏与他似乎又缘悭一面。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