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黎东方 丹·布朗 余秋雨 奥尔罕·帕慕克 村上春树 米兰·昆德拉 多丽丝·莱辛 钱文忠 郭敬明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恐怖的爱情

2010-9-12 13:56:00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蓝文青

    《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看这书名,想到的是单纯的年少时代的爱情,但朱天心写的却是一个近知天命的女子,从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回忆。其实,四十刚满或者未满的确算不得中年,算入青年却也仅仅勉强,是有点难堪。但,这个年纪依然充满了不安的搏动,西方人对这样年纪的认识,则是一生中最美丽和最具魅力的年纪。他们很少认为过了四十岁就是惨不忍睹的。朱天心立足于华人的角度,以华人的文化概念去诠释,这个年纪,在众人眼中却是很难堪的。 

    回忆是美丽的东西,它会让人一下进入某个温馨的境地,但它更是残忍的,脑海里的情景消失之后,内心的空虚便更加难以填补。朱天心的选择有点难堪,有点别扭,说在追寻爱情却又不太像需要单纯的厮守型爱情,说不是爱情却有依然不舍爱情的矛盾男女,其中还包括了一段偷情。 

    我们内心深处藏着很多渴望、需求,甚至欲望,有时候它们会轻易地吞噬我们的理性灵魂,然后,我们会弄乱一切原本可以“正常”运行的生活。朱天心笔下的“你”就在想要破坏和开始破坏到不再破坏这个矛盾过程中。这会循环吗?朱天心没说,不过,我认为这个过程的循环性是注定的,谁能永久不变呢?

    但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没有太多的力量和能力去做“非正常”的事情。异类,在朱天心的这本书里不存在,尘埃落定,所谓“黑暗过去是早晨”,其实我们都知道,过去的黑暗不一定不会再来,现在的早晨却再也不是过去的早晨了。 

    “无奈”是很多解析人生更深刻的本质体现,它往往比那些惨烈或者喜悦的结局让我们得到可以更加深入思考的空间。朱天心的聪慧和才智,引导她以“无奈”的方式结束这份感情的漂移和游离。 

    想问一下,真的是“终归就是不爱了”?只怕不会的,华人这个大范围内,有些人垂暮之年还要离婚结婚的。感情这玩意,谁能说的清楚呢? 

    很希望将这本书来个“二十八禁”,因为太年轻去看这样的文字,的确如张大春所言,“会认为这是我一辈子看过最恐怖的一部小说”,而且应该加上两个字“爱情”,所以对我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恐怖的一部爱情小说。失败么?不,或许应该是大成功了。爱情,其实就是在这样恐怖的历程里才能显得格外的妍丽和珍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