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丹·布朗 余秋雨 郭敬明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虚浮之国,犹疑之世

2011-7-25 8:52:02 来源:东莞时报 作者:储劲松

  石黑一雄在《浮世画家》的首尾,均提到一座名叫“犹疑桥”的小木桥,看似是闲笔,但我以为其中有深意存焉: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日本整个岛国都被仓皇、虚浮、冷漠、焦虑、破碎、悲观、绝望的气氛覆盖,国民惶惶不安,生活在怀疑和犹豫之中,人心极不稳定,仿佛末日降临。石黑一雄在《浮世画家》里表现的,正是当年日本整个国家和社会“虚浮之国,犹疑之世”的现实。

  《浮世画家》里小野增二的人生遭际,是石黑一雄切入战败后的日本的一个入口。小野增二是日本颇有名气的画家,在他的国家致力于大肆侵略扩张之时,他以其作品极力鼓吹侵略,但战败后,他被国民视为与战犯同罪,受到敌视、冷遇和孤立,这直接影响了他二女儿的婚事,导致她大龄未嫁。石黑一雄选择这一切口可谓独具匠心,他把弥漫在全日本国民心中的痛苦和犹疑情绪,具体浓缩和落实到小野增二一家,并通过这一家人来反思日本的侵略罪行。

  《浮世画家》里有二维叙事空间,一维是小野增二对往事的回忆,一维是他一家自1948年10月到1950年6月间的现实生活。现实中的小野增二,住在曾经奢华无比后因战争遭到严重破坏的别墅里,他的两个女儿和外孙来这里与他团聚,看上去一家人其乐融融尽情享受天伦之乐,但阴云却笼罩在他们身上。除了二女儿仙子的婚事让小野增二头痛,他往年的学生以及社会上其他人对他明显的疏离和敌意,更让他倍感煎熬。这种煎熬是具有代表意义的,不仅仅是小野增二,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日本人当时都活在煎熬当中。

  石黑一雄的文字是温情的,清新的,小说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却是灰暗的,混浊的,这种反衬所产生的效果非常强烈。

  他在小说中,用了大量的文字描绘了当时的日本因为自身的不义战争,造成的国内疮痍满目民不聊生的悲惨景象。更选取了包括小野增二在内的数个典型人物,用他们生活在浮世之中内心的寂灭之感,来隐晦地表达了他对战争的反对观点:当血淋淋的屠刀举向他国无辜的人民,日本国内被煽起的侵略之火熊熊燃烧,把所有人都拖入了邪恶的战争之中。而多行不义必自毙,好战的日本终于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无辜的国民也跟着遭殃。

  小野增二在战败后,目睹惨痛的现实,才恍然明白,他过去所为之狂热献身的军国主义理想,是多么荒诞和虚幻。而他建立在这种理想基础上的艺术追求以及业绩,也在战败后灰飞烟灭,乃至成为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小野增二是一个孤家寡人,也是一个彻底失败了的人。所以我以为《浮世画家》里,小野增二是石黑一雄特别设置的一个含义深刻的隐喻,在某种意义上说来,他就是日本命运的象征。

  小说的末尾,石黑一雄写道,小野增二站在犹疑桥上,望着老师的故居,心里在百般怀念过去的好时光。在结句,他又写道:小野增二注视着站在台阶上朝气蓬勃的年轻职员,并向他们致以深深的祝福。这种收束也颇具意味。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