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奥尔罕·帕慕克 多丽丝·莱辛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余秋雨 郭敬明 黎东方 村上春树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答《出版商务周报》问:《地下世界》与《1Q84》之间

2010-11-8 12:50:00 来源:易文网

    受访者:林少华 著名文学翻译家 学者 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采访者:张春海 出版商务周报 阅读与书评部记者

    1、读者和研究者对《1Q84》与《1984》这两部书在文本结构和立意等方面的对应关系很感兴趣,您在《〈1Q84〉:不要进入“精神囚笼”》一文中也有所涉及。请问与在您的理解中,与“老大哥”对应的“小人儿”(Little People)指的是什么?

    ——《1Q84 》可以说是一个关于善与恶的故事。恶集中表现在其中邪教内部的体制、尤其教主身上。教主最大的恶是奸淫初潮前的多名十岁幼女,致使幼女子宫被毁,再无月经,终生不育。女主人公青豆因此受“老妇人”之托前往东京一家高级酒店除掉教主。不料在同教主交谈当中,教主虽然承认自己强暴幼女,但强调那不是因为自己愿意那样做,自己只不过是“小人儿”的傀儡或“代理人”。“小人儿”令人想起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中的独裁者“老大哥”。日本有学者认为“作为无处不在的矮小的‘小人儿’,同《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比较而言,基本是村上所说的‘System’(体制)的暗喻。”

    那么村上本人是怎么看的呢?接受报纸采访时当记者问及具有破坏力量的“小人儿”这一不可思议的存在时,他答道:“至于‘小人儿’是怎样的东西,是善是恶,那我是不清楚的。不过,在某种情况下或许是制造恶之物语的存在。我认为,住在深山里的‘小人儿’是超越善恶的,但如果走出深山而同人们发生关联,有时候就会因此具有负面能量。”

    综合看来,我认为“小人儿”有两个指涉。一个是日本学者所指出的体制(System);另一个可能是人类灵魂深处隐藏的恶,即所谓“本源恶”或“人性恶”。前者为“表”,后者为“里”。二者都是村上所关注的。在这里,莫如说他更想通过追究后者来拷问人类的灵魂。

    2、《1Q84》中出现了“先驱”等宗教组织,令人直接想到奥姆真理教。我注意到,也是在1984年,麻原彰晃开设了奥姆真理教的前身——瑜伽道场“奥姆神仙会”。您将要出版村上春树对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采访写成的《地下世界》(或译《地下》)中译本。您是怎样理解这两部书的关系的?如果不经由《地下》而直接阅读《1Q84》,是否会有悖于村上本人的思想和创作脉络?

    ——《1Q84》显然是围绕邪教团体展开的。而邪教并非纯属虚构,其原型是《地下世界》中制造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奥姆真理教。村上本人对此也一再提起。他在《1Q84》出版不久接受报纸采访,谈及创作起因:一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二是奥姆真理教制造的沙林毒气事件。在法院听得案件主犯林泰男被判处死刑,村上心情很沉重:“并非犯罪型人格的普普通通的人因为种种流程而犯了重罪。觉察时已经成了不知何时被剥夺性命的死囚——我设身处地想像这种仿佛一个人留在月球背面的恐怖,几年来持续思考这一状态的含义。这是这个故事的出发点。”

    日本学者也已明确指出《1Q84》同《地下世界》之间的关联,认为村上从未写过像《1Q84》这样主题鲜明的小说,“主题即是以奥姆真理教为原型的原教旨主义宗教团体——新宗教(cult)集团”,同时指出出场人物多多少少同奥姆性质的“新宗教”有关。甚至认为《1Q84》可以作为以《地下世界》中的奥姆真理教为原型的“寓言故事”来读。换言之,《1Q84》乃是对《地下世界》中的奥姆真理教及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之历史事件的拟写。可以说,没有纪实文学作品《地下世界》,就不会有十几年后的长篇小说《1Q84》。在这个意义上,若想深入理解《1Q84》,就必须回溯《地下世界》(包括《地下世界Ⅱ·在约定的场所》),回溯奥姆真理教和沙林毒气事件。

    3、在现代社会背景下,发生由邪教制造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这本身很值得我们深思和反省。村上春树对此的写作和分析有哪些值得我们记取的?

    ——奥姆真理教制造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于一九九五年三月。同年一月发生阪神大地震。沙林毒气事件受害者达三千八百人,有的死于非命,有的终身残疾。十个月后村上用一年时间采访六十二名受害者写了长篇纪实文学《地下世界》。随后采访奥姆真理教信徒写了续篇《在约定的场所》。不过,较之作为天灾的地震,他看重的更是作为“人祸=犯罪”的沙林毒气事件。这促使他进一步改变对于社会的不介入姿态,开始深入思考事件的意义及其蕴含的信息:“你没有向谁(或什么)交出自己的某一部分而接受作为代价的‘物语’吗?我们没有把人格的一部分完全托付给某种制度=System吗?如果托付了,制度不会迟早向你要求某种‘疯狂’吗?”

    可以确认,自一九九五年发生奥姆真理教事件以来的十几年时间里,村上始终思考这一事件,力图以不同于媒体和日本社会主流的视角加以解读和追索。追索的核心之一,就是制度或体制同个体之间、亦即“高墙与鸡蛋”之间的关系问题,这对任何人都有启示性。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