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奥尔罕·帕慕克 钱文忠 多丽丝·莱辛 黎东方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郭敬明 余秋雨 丹·布朗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这些她已经经历过的我们都将一一面对——新井一二三来华

2012-3-22 9:09:02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作者:鱼小鹿 职烨

    过了20年,回顾我们小时候住过的地方,那个街道和巷子整个都没有了,我们的记忆没有地方寄托了。这个时候才发觉六七十年代那些以为不值得留恋的东西,现在看来都是很可贵的。

    新井一二三用中文写作,接受采访可以直接用中文对话,她最多的时候,在香港替50多家媒体写专栏,全部使用中文。

    新井笔下的东京,亲切客观,将一切细节娓娓道来,她有日本人特有的节制与精准,善于将一切生活中的点滴表现得有趣温馨,这些“轻小”的细节,连起来看,那样真实生动,一副衣食住行的全景图历历在目。上周,她来上海宣传她的新书,做了一次演讲,一次读书节目,都说中文,用她独特的亲切中文。

    我们才发现,昨日日本所发生的一切,正在一衣带水的这里同样上演着,我们如今的点滴心情,日本人也曾经真实经历过。

    这样看来,新井的散文竟然又多了一层警世的额外味道了。

    奥运会之后,日本完全改变了

    现在很多人都说:在奥运会以前和以后,东京的景观彻底改变了。如今回顾“美好昨日”的文章,一般也就讲到奥运会前夕,1960年左右的日子,例如漫画改编的走红电影《always三丁目的夕阳》。他们传达出:直到上世纪50年代末,东京市内还处处看得见近代化以前的生活小景,如:水井、洗澡盆、蚊香、风铃、煤炭炉、和服、榻榻米。但是,奥运会一来,古老的一切都走了。

    战后日本人的生活目的是赶快富起来过跟美国人一样的日子;祖先留下的一切反而显得陈旧落后。

    我们很多以前的风俗习惯都没有了。比如说日本人以前很重视过元旦,平时在东京大城市生活的人都要回到故乡来一起过年,过节。那个时候我们要吃年饭,年糕,大人要给小孩发压岁钱。我们以为那时候只是改变的只是房子,其实我们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了,现在大家都经济条件好了,去国外旅游,在海外过新年。1983年的12月,我是全家第一个人在国外迎接元旦,在上海大厦的顶楼参加了新年会。从那之后,我父母每年都参加旅行团出去旅行,觉得去国外过年才是现代派。

    破房子里是我们的回忆

    东京是20世纪经历了4次破坏,第一次是1924年的关东大地震,然后是1945年的大空袭。我是1962年出生的人,战后才17年,我小时候住的房子都是战后的废墟上,我父母一代盖的很简陋的房子。然后开奥运会了,东京开始有了很大的建设项目,那个时候我们拆掉房子的,不像上海的老房子,有传统的有历史的房子,而是一个简便的临时性的建筑,所以谁也不觉得可惜——住了17年的破房子,现在可以重新盖好一点的房子,那个时候的心情很好。

    但是过了20年,回顾我们小时候住过的地方,那个街道和巷子整个都没有了,我们的记忆没有地方寄托了。这个时候才发觉六七十年代那些以为不值得留恋的东西,现在看来都是很可贵的。

    那里面有很多我们的回忆和一段日本人的历史。现在再也没有办法找回来了。

    大阪世博会,我摸到了世界的大门

    夏天的大阪特别热,比夏天的上海好过一点点而已。那年大弟弟四岁,妹妹还不到两岁,母亲挺着大肚子,一家六口子排队参观一个一个场馆实在不容易。可是我们手里有一本所谓的“世博会护照”进一个场馆就给你盖一个印章的,真正的护照上盖的一样,我恨不得拿那本护照到各个国家的场馆去收集更多的印章。比我大两岁的哥哥从小跟我性格完全不一样,他很乖的,没有那种欲望。父母拿我自己没有办法,要我自己去逛会馆,我看哪个馆门口的人比较少,我就进去,我主要是要不同国家的印章,而不是里面的展览,所以进哪个展馆参加并不重要,我要收集那个盖章,就那样我自己进入了一个东欧国家的场馆,好像是匈牙利的,里面有什么展览我一点都不记得。却至今忘不了场馆里卖着一种食饼,是当地风味。我特想尝尝,所以跟母亲要了钱,买来吃,上面有白色的酱,看起来像生日蛋糕上的鲜奶油。可是吃起来一点都不甜,酸酸的,苦苦的。现在回想,那应该是酸奶油吧。可当时的我就是吃不惯,非得偷偷地扔掉,生怕母亲知道以后会骂我浪费钱,没有错,是我浪费了钱,但是我是被它的异国情调所吸引,就是想尝一尝,结果吃不惯都是心甘情愿,因为吃不惯的东西才更加充满异国情调。

    那天我似乎平生第一次摸到了世界的门,进到的那个场馆是没有人排队的,卖的饼味道很怪,一个人站在这个屋子里,我暗自感到好兴奋,好比发现了父母都不知道的秘密。世界的入口在哪里?我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寻找的。

    不装快乐,难过就是难过

    文化是随着时代而转变的。以前的日本作品里,有一种对悲剧美的追求,比如对樱花的热爱,一种很短暂很热烈又很绚丽的方式。但日本年轻一代的电影电视,表现形式一般都很阳光很向上。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