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黎东方 丹·布朗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这个词,原来是这个意思

2012-5-6 16:35:41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许晖

   “笨蛋”原来并不笨,“上当”原来是上当铺典当,“大手笔”原来是指朝廷诏书……原来,这些词的古今用法竟然如此不同。《这个词,原来是这个意思!》(北京世纪文景公司出版)的作者许晖带领读者重返语文的历史现场,看看近200则词条当初如何诞生,又如何演变成今日的用法,既长见识,又长知识。

  “不分轩轾”的“轩轾”是什么东西

  “不分轩轾”是一个成语,意思是不分高下轻重。为什么会有这个意思?“轩轾”又是什么意思呢?“轩”是前顶较高、后顶较低而有帷幕的车子,供大夫以上的等级乘坐;“轾(zhì)”则刚好相反,是前顶较低、后顶较高的车子。简言之,“轩”是前高后低,“轾”是前低后高。“轩轾”连用,即指高低、轻重、优劣。语出《诗经·小雅·六月》:“戎车既安,如轾如轩。”朱熹解释道:“轾,车之覆而前也;轩,车之却而后也。凡车从后视之如轾,从前视之如轩,然后适调也。”“戎车既安”是说战车已经准备停当;“如轾如轩”是说前后俯仰,调整到了最合适的状态,随时可以出击。
  《后汉书·马援传》中,马援向光武帝上书表白自己的心志,其中有这样的话:“居前不能令人轾,居后不能令人轩,与人怨不能为人患,臣所耻也。”轩前高后低,自然较轻;轾前低后高,自然较重。马援的意思是说我居于人前,别人不会看重我;我居于人后吧,别人也不会看轻我。言外之意就是我在别人眼中根本无足轻重,因此马援引以为耻。后人就从这句话中提炼出了“不分轩轾”这个成语。
  “轩”既是前高后低,自然视野开阔,因此引申出高大之意。很多以“轩”组成的词都跟这个意思有关,比如“气宇轩昂”形容气概不凡,高大雄伟;“轩然大波”是高高涌起的大波涛;“轩眉”是高抬起眉毛。

  “长舌妇”原来是指哪个女人

  爱说闲话,喜欢搬弄是非的人俗称“长舌妇”。
  这句俗语的源头单指一人,这个人是个女人,叫做褒姒(sì),周幽王的宠妾,历史上著名的“烽火戏诸侯”的女主角。《诗经·大雅·瞻卬(áng)》是一首讽刺周幽王只知道宠幸褒姒,却斥逐贤良的诗,其中有几句讽刺褒姒“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意思是,有个妇人长了个长舌头,这是灾祸的祸根。大乱不是从天而降,而是这个妇人制造的。这首诗当然是在古代男人中流行的“女人祸水”论的写照,男人把国难的一切责任都推到了女人头上。从这首诗发源,“长舌妇”这一俗语流传开来。不过可悲的是,这首诗仅仅指褒姒一人是“长舌妇”,后人却用“长舌妇”统称所有的女人。
  古时候有遗弃妻子的七种条款,称为“七出”,“出”就是遗弃、休的意思。据《孔子家语》说,这“七出”是:不顺父母者,无子者,淫僻者,嫉妒者,恶疾者,多口舌者,窃盗者。“多口舌者”就是长舌妇,长舌妇的命运就是被休,可是,如果该长舌妇的老公也是个长舌男呢?
  西汉《焦氏易林》中写道:“尹氏伯奇,父子分离,无罪被辜,长舌为灾。”这是一个著名的长舌妇的故事。尹吉甫是西周周宣王的名臣,尹吉甫不姓尹,尹是官名。尹吉甫的儿子叫伯奇,伯奇的生母去世后,尹吉甫又娶了一房后妻。后妻向尹吉甫进谗言,诬蔑伯奇调戏自己,并且设了一个毒计,把苦心驯养的几只毒蜂故意放进衣领和袖口处,遇见伯奇后,故意把毒蜂放了出来,伯奇一看后母被毒蜂包围,生怕她有危险,赶紧上前帮她驱赶,尹吉甫远远地看起来,就像伯奇在调戏拉扯后母一样。尹吉甫盛怒之下,把伯奇赶出了家门。
  伯奇无家可归,就在野外露宿,用荷叶编成衣服穿在身上,采摘百花当饭吃。有天清晨,伯奇一觉醒来,看到草叶上的霜露,自己的脚踩在霜露上面,心想自己就像这清晨的霜露一样,晶莹剔透,却无端受罪,不觉悲从中来,取出琴弹了起来,即兴作歌一首。只听他唱的是:“履朝霜兮采晨寒,考不明其心兮听谗言。孤恩别离兮摧肺肝,何辜皇天兮遭斯愆(qiān,罪过)。痛殁不同兮恩有偏,谁说顾兮知我冤。”
  这是一首怨曲,也是一首哀歌,中心思想就是父亲听信长舌妇的谗言将自己驱逐,这种冤屈向谁去倾诉啊。无巧不巧,刚好尹吉甫陪伴着周宣王出游,周宣王远远地听到这首哀歌,感动地说:“这是孝子之辞啊!不是孝子怎能唱出这么感人的歌呢!”
  伯奇的歌声当然也传进了尹吉甫的耳朵眼里,古人讲究歌为心声,歌声骗不了人,于是尹吉甫回到家中,对后妻进行了一番刑讯逼供,后妻只好将自己的阴谋和盘托出。尹吉甫这才知道冤枉了儿子,上奏朝廷,判后妻死刑,然后隆重地接回了儿子。

  “杜撰”原来是姓杜的在撰写

  《红楼梦》第三回,宝黛初见,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问何出,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探春笑道:“只恐又是你的杜撰。”宝玉笑道:“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不成?”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