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丹·布朗 余秋雨 米兰·昆德拉 黎东方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钱文忠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1920年代的中国小诗与托马斯的俳句

2012-10-24 15:15:28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马悦然

    自从我六十多年前开始欣赏现代与当代中文的诗歌,我对1920年代的小诗非常感兴趣。我在大学教书,我一定要教一年级的学生汉语语音学和语法。学生们学了三个星期之后,我让他们背一些简单而容易懂的小诗。我相信这样做会鼓励他们学中文文学。

  1920年代不少中国年轻人留学日本,在日本阅读过日本文学作品和译成日文的西方文学作品。俳句(注: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通常由十七字音组成,有特定格式,比如要出现“季语”等)在日本文学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留学日本的学者肯定见过这种比较特殊的诗歌形式。可是据我所知,他们谁都没有把这种短诗带回中国去。五四运动时期抛弃了的中国传统诗歌形式,如绝句、律诗和长短句,在偏爱自由诗的激进派的诗人看来,也许觉得具有严格节奏的俳句是不合时代的。

  日本的俳句跟西方的或者中文俳句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我们先看日本最有名的17世纪俳句大师芭蕉的俳句: 

  Furu ike ya / kawazu tobikomu / mizu no oto.

  古池/青蛙 跳进/水的声音

  芭蕉的俳句有两种中文译文。头一种用了两个七言句:

  古池冷落一片寂,忽闻青蛙跳水声。

  这个译文不太好,译者加了原文所没有的词,像“冷落一片寂”和“忽闻”。这样的画蛇添足是不应该的。

  第二种译文是一首押韵的小诗:

  古池塘,青蛙跃入,水声响。

  这种译文比头一种好得多,可是不应该押韵。日本的俳句绝不会押韵。

  日本的俳句比西方的俳句相比,要压缩得多。日本的俳句分成三段,西方的俳句分成三行,从这点来看不是偶然的。这种分析法既决定于节奏,又决定于语义。

  我相信托马斯在1950年代已经开始写俳句了,可是他早期的俳句没有发表过。其中有一首让我联想到日本俳句的风格:

  消失的步子

  都已沉入了地板:

  池底的落叶。

  除了哲学与文学史,托马斯在大学学习心理学。他1960年代在一个管教所当心理学的顾问。1959年托马斯拜访了一位当管教所的主任的朋友。参观了管教所之后,托马斯给这位主任寄了九首俳句。这些俳句等到2001年才发表。我在其中选了两首:

  逃犯给抓住。

  他兜兜里装满了

  金色的蘑菇。


  少年喝了奶

  安静地睡在牢房:

  石头的母亲。

  托马斯其余的俳句都发表在他最后的两部诗集中,《悲伤的凤尾船》(1996)与《巨大的谜语》(2004)。托马斯在1990年中风之后,主要写的是小诗和俳句。

  很多1920年代的中国小诗像很多俳句一样,可以分成三种意象,如梁宗岱的这首小诗:

  七叶树啊,

  你穿了红的衣裳嫁与谁呢?

  我们再看朱自清先生最有名的小诗:

  初夜的两枝遥遥的白烛光里,

  我眼睁睁地瞅着,

  一九二一年轻轻地过去了。

  何植三先生所写的小诗也非常精彩:

  田事忙了,

  去, 也是月,

  回, 也是月。

  有时候,何植三的小诗有一点像日本的俳句:

  肩着臭的肥料,

  想望着将来的稻香。

  我们现在看托马斯的俳句:

  我们得忍受

  小号字体之草和

  底层的笑声。


  太阳将西下。

  我们影子是巨人。

  万物皆成影。


  美丽的兰花。

  油轮一一流过去。

  天上的满月。


  橡树和月亮。

  光与沉默的星座。

  寒冷的大海。

  以上的小诗和俳句都是可以分成三段的。

  有的中国1920年代的小诗和托马斯有的俳句有一些相同的或者相似的主题: 诗人们都坚持要说真话或者表达一种坚固的信念。比如杨吉甫(四川诗人,1904-1962)有一首很简单的小诗: 

  今天的草堆是我点燃的。

  肯定会有人认为这首诗简直没有诗意。可是我每次想到杨吉甫这首诗,就很感动。常常躺在病床上的诗人终于能到花园里去做扫叶子之类的事情,让他心里充满了乐趣和骄傲。诗人的乐趣和骄傲应该让读者惊讶: 啊,你看!那么微不足道的事会叫诗人那么兴奋!真的,生活中看起来没有多大意义的事,其实是非常可贵的。

  再看托马斯的几首俳句:

  啊,一对蜻蜓

  紧紧地连起来的

  嘶一声飞过。


  黑白的喜鹊

  固执地跑来跑去

  横穿过田野。

  有的小诗的主题跟传统绝句的主题很相似。下一首是王统照写的:

  花影瘦在架上,

  人影瘦在床上,

  是三月末日了,

  独有个黄莺在枝上鸣着。

  何植三的小诗中也可以找到传统绝句的回音:

  穿过了枫林

  恍惚的见了一个影啊。

  我道是只蝴蝶,

  原来是片落叶。

  我们再看梁宗岱的一首小诗:

  像老尼一般,黄昏

  又从苍古的修道院

  暗淡地迟迟地行近了。

  我自己觉得托马斯以下三首俳句的主题稍微有一点像绝句的主题: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