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多丽丝·莱辛 郭敬明 丹·布朗 村上春树 米兰·昆德拉 黎东方 余秋雨 钱文忠 奥尔罕·帕慕克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漫游者寄宿所——黑塞诗选》译者序

2013-1-25 15:15:28 来源:易文网 作者:欧凡

    最初读到黑塞的诗主要是他早年的作品。充盈在他诗句之中的青少年时代心灵的流浪、彷徨与渴求激起了我难抑的身世之感。追随我一生的青涩的少年情怀似乎都在这些朴实的小诗中找到了知音。我怀着满心的欣慰和喜爱,带着几分敬羡,也带着几分冒昧,开始译起了黑塞的诗。
    随着读到更多黑塞的作品,我对诗人也景慕日深。像黑塞这样一位饱学、温静、淡泊、追求精神上的和谐与美的人,却难逃两次世界大战前后来自政治和社会充满暴力的折磨。它们带给他的痛苦肯定更逾常人。但黑塞最令人钦佩的是他总能遵循理性的指引,从不失去耐心。因此他从未失去对生命的热爱,从不忘在生活中发现“一切值得谛听和凝视的”事物。他自述说:“有三种强大的因素终身影响着我,完成了我的教育。其一是家庭里的基督精神和完全非民族主义的氛围,其二是伟大的中国哲人的书,其三是我惟一信任景仰感激的历史学家雅各布布克哈特(布克哈特著有《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希腊文化史》等,黑塞曾为前者写过评论,盛赞其学其人。布克哈特的另一位崇拜者是尼采。)。”(《战争与和平》新版前言)。黑塞诗中的坚韧、从容和心有所属正是教育了他的这三大因素的生动展现。
    黑塞的诗集其实是一部完整的,甚至无可替代的自传。集中记录了他个人成长过程中的挣扎,融入了他本人和他的时代的思想感情。(“你将重见,在这些诗页,/自我少年的峥嵘岁月以来/那些曾感动我愉悦我的一切,/那些逝去的一鳞半苔,/留自我的沉思和幻梦,/留自我的祈祷、追求和苦情多多。……宅于这数千诗行/有一朵盛开的生命,一度如许诱人。”——《诗集赠友人》)他强调个人灵魂的尊严和对一个精神家园的渴望。所以他寄情山水、流连艺术,对一草一木、一幅画、一支曲子都“学会了深深的爱”。这绝不是标新立异或自命清高,而是他从身处的20世纪上半叶的精神危机中(“人们不再祈祷,不知有神,/冷漠地漫步在尘埃之中”——《荷尔德林颂》)砥砺而出的一个保持独立与清醒、不让自己“冷漠地漫步在尘埃之中”的抵抗纲领。抵抗这一危机,同时,更具独特意义地,抵抗正在肆虐全世界思想界的两大世界病——技术狂和民族主义狂——被黑塞视为毕生的任务。(《歌德奖答谢词》)黑塞深知,他对时代潮流和世界病的抵抗是“以个体反抗全体、以质反抗量、以心灵反抗物质”(《1933年7月日记选》)。他在《歌德奖答谢词》中说:“我的力量就像是江河里的一小股波浪。”如今,战争的狂潮恶浪已逝,这一小股波浪所代表的意义却连同他的诗句长留人间,成为人类一项值得珍视的精神遗产。
    我们今天的时代,面临的危机比黑塞的时代丝毫不见缓和。世界性的危机换了面目,改了角色,但却本质依旧,甚至因为更隐蔽而更具威胁。作为整体的一部分,我们所处的社会自然不能幸免。可以说,我们在这整体的危机中,还得多加上一份从传统到现代蜕变的煎熬。因此我们受自时代浪潮的冲击可说因其异质性而倍加猛烈。我们的迷失、我们的彷徨可说更远,更深。这一切都使我们对一个精神家园的渴求更为殷切。在这殷切之中黑塞的诗带给我们的是无尽的安慰与勇气:一切心灵有所追求的人都不会寂寞。只要我们锲而不舍,像黑塞那样永远保持清醒和一颗热爱的心,我们终有一天会站在亲手建立起来的精神家园之前。
    也许我们会比任何时代任何国度的人更加辛苦更加劳累,因为我们踏上的是一条更绵远更艰辛的旅途。每当我读到黑塞在《暮蓝》中对暮天之蓝所作的一段描写时——你似蓝色的海,/幸运之舟下锚于斯,/暂享极乐的栖憩。/浆叶上,淅沥着尘愁的余滴。——我都会浮想联翩。我多么希望,我的灵魂之舟能多几次这样的栖息来略舒身心的劳顿;我也多么希望,滴自我浆叶的尘愁余沥能多几分明日的希望。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