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钱文忠 余秋雨 郭敬明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多丽丝·莱辛 黎东方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轻轻一跃“貌离神合”

2013-3-15 9:09:10 来源:北青网 作者:个目 小艾

  批评

  《草叶集》,放几叶草;《万叶集》,放满页草——未为不可,但何妨稍稍逸出,俗称“跑偏”。

  “神”首先在于作品内容、作者气质

  封面图并不沾“酒,”但求意境


  先提一句,这里说的并非一切封面设计的标准,而仅是一种个人认可的封面效果。

  刚入行做编辑时,前辈提点我,封面设计不可太扣题,最好要让读者的脑子稍稍转个弯,才发现此中妙处。当时自以为懂了,其实还不太懂,直到去年做李长声老师的《温酒话东邻》。李老师旅日廿载,眼冷心热看扶桑,博览勤著观社会,这本书是他关于日本文化的最新随笔集。书属“海上文库”系列,设计早有框架,可变仅在一帧主图与一旗书脊。请网友帮忙找浮世绘,开口就说要带酒器或是饮酒者的,无奈找来找去,沾酒的全是艺伎,跟此书风格相去云泥。后来又调换过各种图片,皆不对味。最后终于找到歌川广重的江户百景之一,远水,近桥,风雪夜归人,并裁剪日本传统和服纹样作书脊,颜色与主图相应。虽不沾酒,意境全出。此时再想起前辈的话,试着把它概括为“貌离神合”,姑妄言之。

  “貌离”,是尽量不贴着题面走。《草叶集》,放几叶草;《万叶集》,放满页草——未为不可,但何妨稍稍逸出,俗称“跑偏”,如卡尔维诺论“轻逸”时提到的,“卡尔康蒂一跃而逃脱,真是一个身轻如燕的人”。这一跃,跳脱的是那个日渐石化的世界。

  话说回来,跳脱也不好全然无关。曾有一位老美编对我说,他对近年风行的“窗帘布风”颇为不屑,丛书装帧为求风格整一、节省时间,尚可原谅;不计什么书都扯一块花布胡贴了事,未免敷衍。如果同一个封面,换给任何一本书都可适用,它本身的设计意味也就相当淡薄。附记于此,以保存封面设计者的一种声音。

  一跃,表面上形成脱离,内里暗扣嗒然,则“神合”。“神”首先在于作品的内容、作者的气质,好的封面都能扣住这关键一环。举译林2010年出版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为例,封面松石绿,封底灰色,棉纸上压细纹,双面一色,简净峻切;书脊双色判然,环衬用蓝色棉纸,取毛面迎人,阴翳低调。封面不用图,尽以文字组块,或矩或斜,竖排烫黑,黑块、留白自相映发,空中有声。这封面被很多读者赞赏,认为其“非常卡佛”,可谓得神。

  “貌离神合”的好处,还在于封面可以常变常新,即此前身是后身。企鹅出版社在不同年代给《1984》设计了不同封面,每例不一,却无不得其“神”。由此可知,“神”不仅在书的内容、作者风格,更在不同时代读者心中。

  19世纪! 巴黎!  图画簿

  《明天是舞会》是一本关于文化史的书——或者换一种说法,它讲的是19世纪巴黎的贵族时尚和社交界的生态,而舞会,正是时尚的秀场。

  作者鹿岛茂,任教于日本明治大学,专攻十九世纪法国社会与文学领域,是巴尔扎克作品的译者。不过,他不是那种写高头讲章的教授,他的作品多半以法国文学为基础,对法国的历史和社会有细致的考察,文字也平易亲切。《明天是舞会》也是如此,以巴尔扎克的小说《两个新嫁娘》的情节为主线,辅以《包法利夫人》、《高老头》、《红与黑》等名作,讲述19世纪巴黎贵族的日常生活,诸如公园散步、参加舞会、观赏戏剧乃至婚恋嫁娶等等,从穿戴打扮到谈吐举止无不涉及,充满了社交界的时髦调调。

  这本小书有许多插图,尤其是数张彩色插页,是法国19世纪画家保罗·加尔瓦尼所绘的时装画。这位画家出身贫寒,在做工的过程中萌发了绘画的浓厚兴趣,在业余时间学画。他的插画细腻而轻盈,色彩雅致,富有情趣。由于画家与所绘对象属同一时代,在今天看来,那些被极为细致地呈现出的帽子、衣裙、鞋子、配饰,更具有了服装史、时尚史的意义。

  “貌合”的设计

  一堆跟“信”有关的封面


  网友介末花花总结过一些“信”主题的设计,书名里有“信”字,封面就出现和信有关的元素:信封、邮票、邮戳……介末花花称之为“贫瘠的想象力”。

  这种紧扣书名、“貌合”的设计,神也合吗?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