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多丽丝·莱辛 丹·布朗 郭敬明 奥尔罕·帕慕克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余秋雨 黎东方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一封写给老北京的忧伤情书——《再会,老北京——一座转型的城,一段正在消逝的老街生活》译后记

2013-5-14 14:37:40 来源:易文网 作者:何雨珈

    本书作者Michael是我在香港大学读新闻学硕士时一门课的教授。第一堂课,他说不知如何介绍自己,于是打开电脑里的地图、照片和资料,眉飞色舞地说起北京。他说起北京的大街小巷,大栅栏附近全城最好的一家酒吧,他所任教的小学,沙尘暴的天气和拆迁的情况。北京是我生活过七年,并且还将继续生活下去的地方。Michael的一番介绍,不仅仅勾起我浓浓的思乡之情,还让我颇有些汗颜,他说的很多东西,我可说是一无所知。
    及至后来,我找到他,问他想不想把这本写北京的书出个中文版,他还是像往常看我们写的文章一样,露出灿烂的微笑,大声说,“好啊!”时值毕业季,我从弹丸之地的香港,将这本书装入行囊,带回硕大无际的北京,在南四环一间高层公寓楼里,完成了它的翻译。掩卷之时,有种百感交集的感觉,这座城市太大了,寄托了太多人的爱与悲欢,承载了太多历史的起伏变幻。手里的这本书,就像自称“外地人”的Michael怀着拳拳赤子之心,写给异乡老北京的一封忧伤情书。
    与很多外国人写北京的书不同,这本书中的Michael,不是一个站在外面自说自话的旁观者。他没有简单武断地说,“拆迁是在破坏老北京的文化,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正如书中所说,如果你住在有供暖设施、全套管道的地方来说这话,难免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Michael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是一个真正的体验派。这也是我译完全书之后对他最肃然起敬的地方。好,你说胡同里的四合院全是旧房危房,要改善居民居住条件,必须拆掉重建。那我就进去住住,看是不是这样。而且他不是只住两三天,而是一住两三年。长期的胡同生活让他体会到夏天的燥热,冬天的寒冷,没有淋浴和厕所的不便。也让他的书摆脱了一般的批判性书籍“只破不立”的怪圈,而提出了很多的建设性意见。重要的是,他不像其他身在北京的“老外”,有种高人一等的“国际友人”感觉,而是真正融入了社区,吃着大娘包的饺子,喝着燕京啤酒,和光膀子的男人、随地吐痰的妇女一起去体会那鲜活而俗气的市井生活。也让他体会到在一开始吸引他的老建筑之外,这其中还有一种难能可贵的社区文化,将随着拆迁而消失。
    Michael给我们上课时,总是强调,写较长篇的特稿报道,语言可以极尽详细和渲染,但无论如何形容,都不可以说谎,要实地去看,写你亲眼所见的东西。在这本几十万字的书里,他给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闻人做了一个榜样。除了要体验胡同生活就真正住进去以外,要写越南、欧洲和老挝的改造,与之和北京的改造相对比,那就亲自去河内、巴黎和琅勃拉邦,和那里的人们聊天,去当地的资料馆查询,得到真实的第一手体验和详尽的第二手资料;胡同里的山西人告诉他,乡下的生活比大杂院的单间还要苦,他不信,于是坐了通宵的火车亲自去那里看一看;读了冯骥才的书,就想方设法去天津找到他,聊一聊遗产保护,聊一聊共同的梦想;研究北京规划史时发现梁思成这个不容忽视的人物,斯人已作古,便找到他的后人梁从诫,听听他的感受……所有这些亲身实践和努力,让他的书中真正做到了没有一句谎言。翻译这本书时,我带着一个新闻人的质疑精神,曾在网络上找到书中写到的某些人的联系方式,有的是著名人物,有的则是大栅栏地区客栈店主这样的小老百姓。电话打过去,大家都记得一个叫“梅英东”的老外,曾经跟他们说过什么话,聊过什么天,与书中写的如出一辙。这样的调查精神,试问今天的新闻人,有几个能完全做到。我曾看到过一篇文章,评价以何伟(Peter Hesseler)和Michael Meyer为代表的中国事件纪实报道作家,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跟随美国和平队来到中国,全程跟踪中国的某件大事,写出连中国人也写不出来的深度报道。文章的作者说,“我们在自己的母语里流浪,他们却安然找到栖身之所。”找到这样一个栖身之所的前提,正是首先四处“流浪”,获取能够说服自己的证据,然后才能说服读者。这些自然都是文字背后的故事,然而作为局外人蜻蜓点水般的几句评论,与真正参与进来调查、取证、沉淀、积累所提炼出来的文字,分量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