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余秋雨 丹·布朗 黎东方 奥尔罕·帕慕克 钱文忠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美国作家写给老北京的情书

2013-5-18 10:56:04 来源:楚天金报 作者:文俊

    我们爱上一座城,是因为爱上了那里的一个人;我们怀念一座城,是因为怀念着这里的一群人。一条胡同的因缘,一种历史的记忆!

    美国作家迈克尔·麦尔在北京大栅栏的杨梅竹斜街度过2年没有厕所、没有浴室的胡同时光后,交出了纪实文学作品《再会,老北京》一书。纽约时报评论“这绝不仅仅是北京的问题。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也是我们美国正在经历的问题。”华尔街日报更将此书评为年度最佳亚洲图书。

    近日,《再会,老北京》一书由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记者采访迈克尔·麦尔时,这个“喜欢北京人、爱吃北京菜,爱听北京话”的美国作家说,这本书是写给北京的情书。

    胡同里那个恋旧的人

    2005年8月8日,迈克尔·麦尔搬进了位于大栅栏杨梅竹斜街的一个大杂院里。院子里一共5间房,住了7个人,其中包括了迈克尔喊她“大娘”的老寡妇。老寡妇没有产权,但是院子里的人都知道,她是这里的女主人。

    因为一下租了两间房,麦尔被邻居叫做大地主。麦尔有一次和老寡妇聊天,问她为什么住这儿。“我妈妈以前住这儿。”“她人呢?”“她已经去世了。”“在哪儿去世的?”“在你的床上。”

    麦尔在大杂院附近的炭儿胡同小学找了一份教职,学生们都来自周边的胡同。

    谈到为何要住进胡同,迈克尔·麦尔说:“20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柯布西耶曾经说‘如果你问问这些整日忙于写论文和指导公共意见的恋旧人,他们住在哪里,答案肯定是某某小区、电梯公寓’。让我讲道理我也可以讲,但是我更希望通过自己的体验,用中立的态度写胡同到底为什么拆或者为什么要保护。”

    对时代的探究走向深处

    1995年,迈克尔·麦尔作为志愿者首次来到中国,在四川省一座小城市培训当地的英语教师。1997年他搬到北京,在北京居住了10年,并在清华大学学习中文。他多次在《纽约时报》,《时代周刊》,《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上发表有关中国的文章。迈克尔·麦尔曾获得多个写作奖项,其中包括纽约市公共图书馆奖(New York Public Library)等。目前,迈克尔·麦尔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和香港大学教授纪实文学写作。

    同样以书写当代中国而闻名的作家彼得·海斯勒这样评价他:“很少有作者能够真正活在一部作品里,融入当地的生活,并让这种探究走向深处。在当今的英语写作圈,没有人比他更懂这个世界。”

    总结这本书的内容,迈克尔认为,从中能看到北京城的唯一性。他考察过越南的河内、法国的巴黎等城市,但跟北京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还比如美国的纽约,经济发达,但它并不是美国的首都,北京的历史、地理、资源、人口,决定了它的独特性。”

    对话迈克尔·麦尔——北京是我的第二位妻子

    楚天金报(以下简称金):与一般的纪实作品相比,《再会,老北京》的文字显得十分生动,融合了您的喜怒哀乐。

    迈克尔·麦尔(以下简称麦尔):我当初并不是以采访者的口吻去询问邻居,而是让自己生活在其中,成为老北京胡同的一部分。

    金:这部书为何要在伦敦写作,而不是北京?

    麦尔:应该与“老北京”拉开一定的距离,那样才能感受、回想起它的美好。

    金:书中的内容如何记录得如此翔实?

    麦尔:那时候我的女朋友在美国读研究生,我每天早晨发邮件给她,告诉她我前一天都干了什么,遇到什么人,有什么样的感受。”这些邮件也成为我写书的重要参考。

    金:为什么喜欢北京?

    麦尔:我就是喜欢北京味儿,喜欢北京人,爱吃北京菜,爱听北京话,这么说吧,我就是一个胡同串子。北京是我的第二位妻子,《再会,老北京》是本写给北京的“情书”,把我最喜欢北京的地方记下来,让100年以后的读者能看到。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