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米兰·昆德拉 黎东方 村上春树 丹·布朗 多丽丝·莱辛 钱文忠 郭敬明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开卷八分钟:《文明的进程》(一)

2013-11-16 9:30:1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我很少在我们这个节目里面介绍一些特别麻烦的一些学术史上的经典,为什么呢?那些东西你想想看,怎么样在一集8分钟的节目里面去把它说得清楚呢?那么牵涉到的背景之事太多,我们一般的电视观众大概没有什么兴趣跟耐性去听,去看。

    那么然而,因为前阵子我在一个学校演讲的时候,想起来其实有这么一本书,我一直非常喜欢,我常常觉得他能够提供很多的线索,让我们来思考我们中国人今天面对的很多的问题跟社会状况,但这本书呢虽然是个学术史上的经典著作,但是又不算是太复杂,太难看有时候甚至非常有趣,那么只是我过去一直没机会给大家好好的介绍,所以这个星期我就要郑重地向大家推荐我手上的这本书《文明的进程》。
    
    《文明的进程》这本书的作者诺贝特·埃利亚斯,其实我以前就曾经在,好几年前我们在我们节目也介绍过他别的作品,但是真正使得他,奠定了他大师级地位的却是我们手上这一部大著。那么这本书是很多年前,大概十年前的时候就已经出了中文版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中国的读书界里面似乎没有引起太大地涟漪。那么这个文明的进程听名字好像很土气,就是今天我们一般人都会觉得文明这个字已经不是一个学术界里面很喜欢用的字眼了,那为什么还要谈什么文明进程?莫非要说到人类文明是不断进步吗?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今天觉得,有没有搞错,太土了吧。还讲什么文明进步,我们不都说这个世界很黑暗,科技不一定带来进步,文明也不一定是普世公认的东西,说不定后面有个西方白种欧洲人的一些偏见吗?等等等等。
    
    但是我们看看我们中国的情况吧,我们中国人最喜欢挂在嘴上的其中一个词语就是文明,我们去个商店他写文明商店,坐的车它叫文明号列车,坐飞机有的舱叫做青年文明号,我们平常讲要建设精神文明,我们看看我们的游客出国,或者在国内旅游的时候则关心他们的行为举止文不文明,文明这个字直到今天还是我们中国人好像很困扰我们的一个概念,一个词语,我们好像依然觉得自己还不够文明。那么这时候我们难道不需要谈谈什么叫文明吗?

    那么另外一方面,我们今天的中国社会又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暴力事件,他的暴力的程度跟暴力发生的情况让大家觉得匪夷所思,而这一切其实都跟我们讲这部书是有一些的联系在里头的,能够在里面找到一些的线索,看看人类整个社会是怎么样的逐步文明化,又怎么样逐步的去管束我们的暴力的这种,对比暴力的一种欲望。
    
    当然这一切呢,我们可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老的观察了,因为这本书是早在一九三几年代就已经出版,主要当时不被重视,是埋没了几十年之后才重新被发掘出来。那么我们的作者诺贝特·埃利亚斯也是如此,是一个在上世纪80年代在全世界受到尊重的时候,大家都觉得那是一个被遗忘了的一个大师,在他老年的时候才重新出土复活过来。
    
    那么这到底怎么回事呢?我给大家讲讲看,首先先谈这本书,我们这本书的翻译者袁志英是从这本书的德文版本翻译过来的,我不会德文,但是我对照英文版看的时候,我觉得他翻译的相当不错。只是由于这个版本上面的问题,就是说因为他依据这个德文本子是一九六几年的德文本。那么当时这个本子里面有一个诺贝特·埃利亚斯后来写的一个序言,那这个序言德文版当成序,在后来的更新的英译本,则当成了后记。我自己的看法就像诺贝特·埃利亚斯的最新的英文文集本的这些编辑们的看法,就爱丁堡大学出版的文集本,他们的看法一样,就认为这篇长长的序言,其实当做后记比序言还要合适。
    
    为什么这么讲呢?这个序言没错,讲的相当清楚,说的很清楚,这本书要干嘛,但是呢,他里面谈到的很多的东西却是指着一个人为对象,那个人是谁呢?就是当年跟埃利亚斯在海德堡大学做过社会学同学的美国的社会学的一个老牌人物,就是帕森斯,塔克·帕森斯(音),这个帕森斯在60、70年代的时候,在国际上仍然是如日中天的大人物,所以埃利亚斯要写这个长长的序言,就是说他写的这个东西完全是对着他们来干的,完全不同意他那套结构功能主义。但是今天帕森斯那套东西早就被人家扔到一边去了,反过来却是埃利亚斯这一套东西仍然站得住脚。所以这个时候他那个长长的序言还仍然放在书前的话就显得有点过时了,当做后记还好一点。
    
    讲了半天,大家也许听了一头雾水,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个埃利亚斯到底是个什么人。埃利亚斯这个人物其实非常的有意思,看我们翻译者袁志英在这本《文明的进程》第二册里面,后面写了一个后记,就提到了当年埃利亚斯的背景,他以前是个德国人,他家算是一个商人家庭,有点钱,小时候他读书就很不错,最初在布雷斯劳是念哲学,那么念哲学呢,我们的翻译者就说他跟当时主宰哲学的新康德主义有分歧,那这点也可以值得再商榷,因为今天很多学者都认为现在埃利亚斯的知识论上面还是接近新康德主义,不过这个是技术性的东西我们不谈了。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