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奥尔罕·帕慕克 米兰·昆德拉 黎东方 钱文忠 丹·布朗 余秋雨 郭敬明 村上春树 多丽丝·莱辛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开卷八分钟:《文明的进程》(三)

2013-11-18 16:40:3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去过欧洲观光的中国游客大概会发现在法国或者德国这么一些,他们一些古老的城堡、宫廷里面有一些非常奇特的现象,那个现象是什么呢?就是你会看见一个厕所,你搞不清那个房间是干嘛的,说是厕所,又显得太大,而且怎么可能厕所两边有那么多的座位。
    
    你说它要是个开会的会堂的话,那怎么可能中间给国王坐的那个位子下头居然是个马桶呢?那么当年的马桶不像现在,没有抽水马桶,那真的就是一个坐下去,下面挖个洞,然后国王拉尿拉屎之后,下人跑去清理,我想描述那个状况是这样的。
    
    大家想想看,这就说明当时有这么一种情况,也就是说国王在早朝,朝会的时候,众卿家平身,谈谈今天国家大事,他一边谈,他一边坐的那个是马桶,方便他一边拉屎一边跟大家开会,谈论国家大事。
    
    而大臣们呢,则看着国王在那拉屎、撒尿、放屁,然后一边跟他讨论,禀告大王我们这怎么样怎么样,这个地方税收该如何如何,我们今天会不会觉得这是非常诡异的一件事情,非常恶心,非常难受的一件事情。但他确实发生过。我今天继续跟大家讲的这本《文明的进程》,伟大的社会学家,历史学家诺贝特·埃利亚斯在这里面探讨了这种种的,在不同的时代,有的时代我们会认为这个行为是可接受的,这种做法是合礼貌的,为什么到了今天我们会觉得不行了呢?会觉得连想都不能想象呢?他这边就说到,其实这是一个羞耻感变化的问题,而这种羞耻感有时候在一个新的礼貌行为准则推行的时候,比如说不能够在人家面前大小便,这我们今天大家都知道,除非我们是有些游客到了颐和园就是忍不住要当着大家面前大小便那也就罢了,但大部分都觉得是不可接受的。
    
    那这个不可接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有些人会觉得这很羞耻,但是一开始为了让这个行为,这种新的规矩,新的礼貌的准则被大家接受,我们会为它编很多理由,尤其是对小孩,教育他们说,比如会说,因为有天使盯着你,你当着满街满巷的人,当街露出生殖器官,排泄器官,撒屎拉尿很不好,上帝不喜欢。
    
    那么对着成人呢?我们就喜欢讲是因为卫生,这太不卫生了,但是埃利亚斯认为,这所谓的卫生也好,神灵也好,这都是只是一个借口,我们真正不再做这样行为的理由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可耻,那这个可耻的背后又牵涉到什么东西呢?他则牵涉到了一些关于人的,一些自然的自我感情的变化,关于人的一些很特别的自我意识的变化,这样的过程就是他不断念兹在兹所要谈的文明化的过程。
    
    我们来这边看一下,他是说到,在这里面我们最能够注意到的一个现象是什么呢?这个现象就是个体的自我控制,是与外部强制无关的,大家为什么忽然之间都觉得不能够再用过去的领带是可以用来擦嘴,醒鼻涕的?为什么都不这么用了呢?这不是因为外面有人强制你,不是因为警察看了你用领带醒鼻涕抓你,而且自动自发的控制,这种自动自发的控制是什么状态呢?他就说到,这里面他说到这种自我控制要比理性思维、道德良心还要多,还要实在地深入了人的性感本能的每一个毛孔。
    
    他说从文艺复兴时代开始,欧洲就有了这种朝着更高程度的个人控制的倾向,这种个人控制的倾向的结果是什么呢?我们开始慢慢觉得,我们每一个人的个体形成了,我们这个个体跟其他人和物是隔开的。那这个说法非常有趣,他等于是说呢,我们今天把人看成是一个个个体,这样的想法是在这样的过程底下才逐步出现的。就是说我们个人越来越控制我们的情感,比如说,不在人前裸露身子了,不在人前排泄了,吃饭的时候守一些规矩,越来越注意控制自己的某种欲望的本能跟情感的表露,把自己跟其他人开始隔开来,这个隔开来就是说,我不那么任性、天真,而且很关注其他人会怎么看我,人人彼此监督。于是每个人也都要监督好自己的行为、言行。
    
    那么这个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这个人跟其他人中间隔起了一道墙,这是一种概念的形成,这个概念的形成就是个体,我们开始个体化了,我们开始充分地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了,于是这个时候才出现了一些以前很少见的讲法,比如说我的内心世界,正因为你开始进别人很明显地隔开来,你开始发现有一个个人的内在了。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