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多丽丝·莱辛 黎东方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丹·布朗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一个人要走多少路?

2014-7-7 10:05:46 来源:晶报 作者:杜蕴慈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一个人必须历经多少路程,才能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一只白鸽必须飞越多少洋面,才能在沙滩上靠岸安歇?

    从前读《霍比特人》的注释本,有一篇非常详尽的前言,介绍了这部小说的写作与出版过程,尤其难得的是,着重介绍了托尔金亲自给《霍比特人》绘制的插图与护封。因此我对于托老的艺术兴趣与画工,一直非常好奇。所以还没拿到这本“霍比特人》的艺术”的时候,我在心里想,这就是宅男托尔金亲手画的场景设定集嘛!

    书拿到手上的那一刻,还没翻开,仅仅是开本,装帧,封面印刷,就彻底把我收服了。翻阅几页之后,马上在微博上@世纪文景版《魔戒》译者之一,石中歌,此君以收集托尔金作品各种版本闻名,我们友辈之间经常以“刷版穷三代”相戏谑。我告诉她,一句话:这么漂亮的书,刷版也值得!(友情提示:此书折页甚多,那不是装订时没裁开。据我所知,有一位读者误以为这些折页都是没裁开,于是小刀一挥……)

    看过电影《指环王》的人,对于片中霍比特人的田园民居,尤其是主角佛罗多居住的圆桶型大宅,“袋底洞”,必定印象深刻。这些设计的灵感,并非来自电影的美术概念总监,而是真正来自《魔戒》与《霍比特人》小说的作者,托尔金教授。他在1937年《霍比特人》的初版中,附上了精心描绘的插图,其中就包括了霍比特村落,以及美丽舒适的袋底洞宅邸大厅。

    《〈霍比特人〉的艺术》的文字部分,可以说做的是考据工作,也就是以托尔金的插图草稿为证据,论述他如何更改自己的小说构思。而我这么段数低的托尔金读者,其实对于这些细节更动不甚了了,反而沉浸在托尔金画作之中:干净细致的水彩与墨水,其中许多幅带有木刻风格。这本书我不是一次读完的,而是随手翻开,看图,仿佛一看就出不来似的,享受构图与色彩的吉光片羽,然后阅读作者点出的场景与细节。

    不知道为什么,一幅一幅,顺着小说主角比尔博的历险路程看下来,我想到的却是这两句跟霍比特人无关、跟托尔金也无关的1960年代英文歌词(见开篇)。诚然托尔金的“魔戒三部曲”极受当时欧美青年喜爱,乃至寄托比附,但是我这种来源不明的联想,似乎有点过于跳跃了。

    我仔细回想,也许是因为托老笔下的主角们,无一不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比如因为作品宝钻被夺而手刃亲族、叛离故乡瓦林诺的精灵费艾诺与其七子;怀着自尊与好奇,为闯出一片天地而离乡东去的女精灵加拉德瑞尔;担负着中兴故国的使命,隐姓埋名的人类阿拉贡;为报火龙与兽人亡国灭家之仇,奔走四方的矮人梭林。当然最为读者与电影观众所知的,则是主动扛起毁灭魔戒任务的两位“持戒人”,霍比特人佛罗多与山姆。

    然而在这所有犹如紧缚在命运之舟上、笔直朝着飞瀑而去的人物里,最独特的就是《霍比特人》的主角,比尔博。这位霍比特富二代,只不过是在“许多年前的一个早晨,那时世界一片宁静安详,噪音比现在少,绿色比现在多”的这么一个早晨,站在家门口享受饭后一斗烟,就被一位戴着尖顶帽的老巫师,还有接续而来的十三位矮人,莫名其妙地忽悠了。矮人们一曲壮伟的孤山之歌,“我们一定要赶在天亮前出发,为夺回竖琴与黄金与它开战!”在比尔博这个悠游林下的小霍比特人的心中,蒸腾起对于美好事物的挚爱,唤醒了一种欲望,他想去看看歌中的巍峨山脉,聆听松树的吟唱与瀑布的轰鸣,他想探索那些满藏黄金的洞穴,他想丢掉手杖,随身配挂一把宝剑!

    于是,第二天早上,霍比特人习惯的第二顿早饭他才吃了一半,没戴帽子没带手杖没带钱,他甚至还忘了带手帕!就这样,比尔博上路了。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他果然走过了自己无法想像的边界,历尽惊险荒谬与美好壮阔,与种种或可怖、或高妙的种族造物打交道,精灵王称他为“精灵之友”,他赢得矮人们永恒的敬重与友谊,堂堂正正得到了矮人故国宝藏的十四分之一。

顺带一提,他还在某处地下洞窟,从一个名叫咕噜的奇怪生物那里,得到了一枚金戒指。戒指貌不惊人,不过有个小把戏:把它带在指头上,你就能隐身。

    前不久,一位《魔戒》读者刘萌萌,跟我谈起托尔金想去什么地方。她说,托尔金去过他的梦想之地么?那可能是哪里?在《〈霍比特人〉的艺术》这本书中得知,他在青年时代,1910年曾有一次瑞士阿尔卑斯山之旅,那儿的山景经常出现在他的插画中。

    我想,数年之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索姆河之役的壕沟里,不知道青年托尔金想的是哪些地方。那时候,还没有袋底洞,地底的洞府还没有住着一个霍比特人

    “亲爱的比尔博,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儿不对劲啊!你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霍比特人了。”在比尔博与矮人的探险结束,即将回到家的时候,巫师甘道夫这么对他说。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