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钱文忠 丹·布朗 余秋雨 黎东方 米兰·昆德拉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读周克希新译《追寻逝去的时光》

2004-8-3 10:25:50 来源:文汇报 作者:赵丽宏

周克希新译的《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这次能在众多新版书籍中入选,我以为当之无愧。 

    普鲁斯特的这部七卷本长篇巨著,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这早已是世界公认的事情。这部小说诞生在二十世纪初叶,大半个世纪中在中国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译本。我最早看到的部分译文,是在卞之琳先生1937年编译的《西窗集》中,只是第一卷开头的那段,写对时间的印象,写梦中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时的一些幻觉。后来有些译本为这段文字取名为《睡眠和记忆》,很妥帖。我喜欢这段文字,也曾经奇怪,一部长篇小说,怎么会以这样的文字开头,没有情节,却引人入胜,我无法想象全篇小说会是怎样的面貌。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才有了一个全译本,这就是江苏译林出版社的《追忆似水年华》,然而不是一个理想的译本,有很多人参与其事,不同的翻译者,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文笔,水平参差不齐,导致全书风格的不统一。对中国这样一个翻译的大国来说,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被公认的世界名著,在中国总会有多个译本,而普鲁斯特的这部巨著是个例外。这和它浩大的篇幅和艰涩的文字有关系,翻译这部巨著耗时费力,是一个困难艰巨的大工程,大概很多人因此望而生畏。我曾经很有兴味地读完了全书,对我来说这是一场很愉悦的阅读,但遗憾是很明显的,这就是对译文的不满。我曾经由此想起傅雷先生,如果傅雷先生还在,他大概会以一己之力独立译完这部巨著,为中国读者提供一个比较完美的译本的。现在还有谁能胜任这件事呢?在译林社的那个译本中,我注意到了周克希翻译的那一部分,篇幅不长,只是第五卷《女囚》的前四分之一,一百来页而已,但在全书中,他的译笔是我所欣赏的。前几年,周克希先生开始重译普鲁斯特的这部巨著,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很有勇气的选择,这件工作,可能要使他的后半生伏案劳顿,呕心沥血,但对中国的文学爱好者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好消息,我相信周克希能为华语读者提供一个优秀的译本,能将普鲁斯特独特的风格以恰当的形态转化成汉字。 

    现在我们终于读到了全新的普鲁斯特汉译本,周克希没有辜负读者的企盼。这是一部精心翻译的书,周克希先生在语言的转化上,颇费心思。曾听一些国外的朋友说,普鲁斯特的法语原版,读起来很费力,有不少地方晦涩难懂,犹如文字游戏。转化成汉语的小说译文,忠实传达了作者的原意,阅读时却并无艰涩感,其中包含着译者的智慧和心血。 

    我一直以为,文学创作,是一种回忆。是对经历过的生活的回忆,是对过去的情感积累的回忆,是对历史的回忆,是对曾经发生过的思想活动的回忆。即便是在小说中展现未来的生活,其实也是回忆,回忆曾经产生过的幻想和假设。 

    普鲁斯特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回忆方式。他的回忆有如微风飘拂,踪迹诡谲,读者无法预知风向。它们有时因一棵树甚至一阵花香悄然飘临,有时因一块甜饼或者一杯椴花茶不期而至。有时小说还会把读者带入他的梦境,使人在似真似幻的气氛中体味他童年的感觉。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作家,能把童年的梦境回忆描绘得如此生动真实而且深刻。在梦境中,他用诗意的语言构筑他对时间、空间和生命的种种感受。小说开始时,普鲁斯特便用好几页篇幅,为读者描绘了他的一些梦境。在这些梦境中,现实和回忆,实景和幻觉如水乳交融般糅和在一起,形成一种真实而又奇幻的景象。从前读过的书中的故事,汽笛、鸟鸣以及各种各样的声音,童年时一些难忘的事件和人物,对一些房间和家具的追忆和幻想,男女间的肌肤之亲……这些凌乱的毫不相干的内容,无序地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上。这是荒诞却真实的梦幻。我惊异普鲁斯特竟能把这样的感觉描绘得如此生动真切。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