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 丹·布朗 黎东方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钱文忠 郭敬明 米兰·昆德拉

《执政的逻辑——政党国家与社会》编前语

2005-9-20 9:37:43 来源:易文网 作者:刘建军 陈超群

政党政治或许是20世纪政治最为突出的特征之一。中国学者王长江在《现代政党执政规律》一书中说:到19世纪末,政党在其中活动的国家仍然是屈指可数,而到20世纪末,屈指可数的反倒是没有政党存在的国家。1835年,法国著名思想家托克维尔在其出版的成名之作《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还曾经说道:政党是自由政府的固有灾祸,它们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同样的性质和同样的本性。在托克维尔看来,无论是行为比较高尚、激情比较严肃、信念比较现实、举止比较爽快和勇敢、把私人利益巧妙地掩盖在公共利益面纱之下的“大党”,还是言辞激烈、行动优柔寡断、带有自私自利烙印的“小党”,对于自由社会来说,都是潜在的威胁。“大党”激荡社会,“小党”骚扰社会。前者使社会分裂,后者使社会败坏。前者有时因打乱社会秩序而拯救了社会,后者总是使社会紊乱而对社会毫无补益。托克维尔对政党的看法代表了19世纪人们一种普遍的看法,即政党作为部分人利益的代表者,不是在展示一种崇高的政治道德,反而总是在颠覆政治生活中的普遍与永恒。但是,20世纪的人类政治却使政党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以至于美国政治学者莱斯利·里普森就认为:政党制度可能是现代人对政治艺术的最大贡献。
    把政党和政党制度视为是现代人对政治艺术的最大贡献与重要政治发明,或许是对人类理性能力的一种过高估价。实际上,与工业化并驾齐驱的社会进程才是政党出现的重要原因。工业化所推动的社会进程导致了选民的壮大,大规模的民主化,进一步导致了体现选民和利益的正式组织的发展。反过来,选举制度又使潜伏在政党组织中的“流氓”气息和派系色彩渐渐淡化,选举制度不仅净化了政党的身躯与灵魂,而且还使政党不得不服膺于现代民主制度的逻辑。一旦政党服从于现代民主制度的逻辑,也就获得了在现代政治框架中进行活动的正当性,政党激起民众的政治激情并以此控制政府,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因此,如果把政党视为是一种政治艺术的缔造者和驾驭者,还不能从根本上来把握政党的内核。从政党与国家或政府的关系来看,政党体现了现代人独创的一种政治艺术或许还是言之有据的。但是,如果把政党作为现代民主制度的组成部分,如果把政党的生命与选举制度联系起来,我们会发现政党就会在纯净的政治空气中经受现代民主的洗礼,逐渐脱离道德批判的政治视野,进而在陈旧的肉体中被注入崭新的灵魂,从而获得新生。当人们开始用“执政”这个词形容现代政治的活动和目标时,千万不要忘记执政不仅仅是控制政府、煽动选民的政治艺术,更是在服从于选举制度和民主要求这一前提下,对崇高的政治价值的落实和实践。如果脱离了现代民主的要求,如果把执政视为是控制性政治艺术的试验场,那么我们就无法超越托克维尔对政党的讨伐,也无法确立政党活动的正当性。
    至此,我们似乎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理解围绕政党而确立起来的执政体系。第一,政党通过选举制度确立了联结社会、代表社会和服务社会的政治角色。第二,政党通过合法化的途径,依靠组织的力量奠定了国家权力的控制者并驾驭着这一政治角色。第三,政党通过意识形态的创造不断为社会注入政治激情。政党是现代社会政治激情的注入者和激发者。
    首先,政党只有把自身的利益投身于社会之中,才能从根本上实现从早期政党向现代政党的转化。因此,选举制度不仅仅是拓展了政党活动领域,而且还为政党获得新生提供了制度保障。我们知道,早期政党的活动只局限于议会和政府内部,如果政党仅仅停留在这一层次上,那么政党往往会被等同于国家公共权力的窃取者。但是,现代选举制度架起了政党与社会相联结的纽带。所以,在代议制政府的一切体制中,政党成为间接的代表机制。代表的源头和母体不是政党或政客自身,而是社会。不管是社会的整体还是部分,只要能借助选举制度的洗礼,把政党的生命投放于社会的规定性中,我们就断言政党开始突破对执政的“技治主义”的理解,使执政从一种人为控制的政治艺术转化为一种政治价值的落实与实践了。
    其次,政党与国家的关系是强化现代执政体系艺术化色彩的重要维度。国家权力的制度化安排不过是一张空白的纸,它需要政党在这张纸上描绘出美丽的图画。这也就是英国詹姆斯·布赖斯所说的:政党就是国家这座工厂中的发电机,只有当政党这台发电机开发马力之后,机器才能运转,工厂才能进入永不停息的运作轨道。所以人们习惯于把政党组织称之为“机器”,这是一台坚固而有效率的机器。如果这架机器运作得当,可以提供给那些以“政治”为职业的、并在选举时出力的人以各种职位。只有通过政党给予国家机器以“政治能源”,现代国家才能运转起来。于是,我们便会看到政党控制国家的种种技巧与手段。政党无论是作为公开性的力量还是隐蔽性的力量,国家权力舞台成为政党施展执政艺术的重要场所。从体制外的控制到体制内的任命,从国家权力部门的构成到运作体系的构建,无不渗透着政党的影子。政党因有效控制国家权力,向世人不断展示着政治胜利者的姿态,甚至在有的国家,国家黯淡无光,政党熠熠夺目。控制国家展示了政党最原始的政治期望。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