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奥尔罕·帕慕克 黎东方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村上春树 丹·布朗 米兰·昆德拉 余秋雨 钱文忠

高更——我心中的野性

  外祖母是秘鲁的女权先驱,父亲是爱好旅行的自由新闻作家,这样的背景似乎注定了高更一生追求简朴漂泊的生涯。少年时代开始,他就怀着热带国度的乡愁,在哥本哈根、阿望桥、马提尼克、阿尔勒之间流浪。1891年他毅然离开文明世界,前往原始的大溪地。“我离开是为了追求平静,为了摆脱文明的影响。我只想创造简单的艺术。”这位“不情愿的野蛮人”于1903年5月8日逝于马克萨斯群岛。 
  好几世纪以来,选择做个艺术家单纯只是子承父业的传统。未来的画家自孩童时期起,便呼吸着粘合剂和松脂的熏味。家族负责他的学徒训练。他的第一个画室通常也在家里。但从18世纪末浪漫时开始,渴望做艺术家成了一种反抗之举、一种逃避、一种非常独特的自我实现的方法。塞尚(Cezanne)和马奈(Manet)均属此例,高更也不例外。 
  当高更出发前往南太平洋时,他寻求的并不是田园隐居生活,而是一种崭新的灵感,如同兰波所说的,“一场古老飨宴的钥匙,”通往被遗忘湮灭的宗教和传统的奥秘,并发现伟大的原始神话。 
  但他所发现的真实塔希提,却也过于西化和文明化,令他大失所望。高更利用半世纪以前,由一位帕皮提行政首长雅康-安托方·莫朗乌(Jacques-Antoine Maerenhout)所出版的民族学调查报告《大洋洲之旅》,作为他一些最著名绘画的来源。他也藉由此书,于1892到1893年间,画出《毛利的古老信仰》的墨水和水彩草稿。 
  他在其中讲述阿瑞洛的故事。传说这群波利尼西亚的男性神祇和女性神祇,居住在博拉·博拉岛上。

[展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